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十束多多良] 爱上层楼

原夏燃应援

*如果K只是十束做了一场荒唐的梦

  

《爱上层楼》

   

  被子弹贯穿之前,十束拼命地想,这只是梦吧,如果有意识地控制,就能扭转情形。之前也多次尝试,比如偷懒没做作业时自我催眠练习卷写得满满当当,老师会若无其事翻过;被敌人紧追不舍只要用力往上跳假装自己能飞,就真的飞起来;流着血想象死后还有灵魂的存在,结果自己能看见别人而别人却都看不见自己。

  于是他轻松打量起眼前的人,一身学园制服,虽然笑起来令人毛骨悚然,但外貌确实是十几岁的少年模样,手里握着一把枪,正对准他,枪口还留有打出子弹后的一小团烟雾,正好在完全消散之前被收进了他的镜头里。

  

  现在是接近零点的冬天的夜晚,他上这个楼顶是十几分钟前,不知何时,习惯了深夜越过层层台阶来到这里,大概因为空中常有飞船经过,从遥远的地方发出红色的光芒,虽然都市传说这信号是来带走世上感到难过的人,但十束觉得,那些红色的光线就像插在整座城市上的蜡烛,构成了一块巨大的蛋糕,是极为罕见的景色。这样的夜晚不用机器定格下来,以后不一定能轻易遇到。

  可以感觉到周围环境随着分针绕圈愈来愈冷几乎哈气成冰,由枪口冒出的火花,倒反而带来了一点违和的温度。子弹飞行的痕迹,就像整齐点着的蜡烛忽然摔倒一根,将烛油滴在了蛋糕上的奶油上,凝固成意外的点缀。

  十束看了看摄像机里被破坏的夜景,也许不完美的拍摄,反而更令人寻味背后有出奇别致的故事。

  

  “我叫十束多多良,你呢?”他试着和对方交谈起来,“今晚的夜色非常美啊。”

  “你说今晚很美?”确实扣动了扳机,对方上身流着一大摊血也在证明这件事,但他笑着打起无关紧要的招呼,又仿佛刚才不过一场梦。

  “星星也好,灯光也好,都很漂亮吧。”十束往前走了几步,更靠近持枪的少年,“还有那些红色的光线,是最近才出现的哦,据说难过时只要向发出红光的地方传递信号,就会被带走。”

  “第一王权者搭乘的飞船吗……”少年不知觉低声念叨,他早想过要去那里拜访拜访,顺便玩玩比如灵魂转移身份互换之类的游戏。

  “如果难过的人会被带走,很好奇载满痛苦的飞船怎么飞起来呢。”拍夜景总时不时撞见传递信号的人,这个世上的难过比想象中更多,十束不由向天空望去,“真想听听那些人的故事啊。”

  “这点我倒是可以成全你。”少年忽然发射了第二枪,抽起嘴角发出奇怪的笑声,仿佛很满足地看着十束身上的红色变得更多,就送你到天上去听那些见鬼的故事吧!

   

  ?!不对,这个发展太不对了,这时候对方不是应该和他兴致勃勃聊起往事,而他听着别人诉说的故事,仿佛又去其他世界逛了一圈,一直以来,梦不就是这种东西吗?平时生活的世界难免无聊,却能在梦里天马行空,仿佛过了一次完全不同的新人生。

  等等,刚才对方提到了第一王权者……嗯,十束脑子转了几圈,很快浮现出早就有过的想法,现在是冬天,要是有那种能够自动生火取暖的能力就最方便了!

   

  “原来第一王权者喜欢收集痛苦吗,不过比起我们的king,似乎也不算奇怪的爱好了。king除了睡觉就是玩火,啊对了,他还想出一句很华丽的口号「No Blood!No Bone!No Ash!」很有气势吧!也有成员觉得振臂高呼这种台词太羞耻了而紧急退出……king当然不会介意这种事啦,我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与众不同的,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人物,甚至真正的王,结果几年后真的亲眼见证他成为王,而我也成了王最初的臣下之一。”

  十束闭上眼睛作回忆状,同时将手心朝上,似乎在聚集什么能量,接着手上出现了一团小小的红色火焰,然后他迅速将手掌翻转,火焰瞬间变大,在膨胀的过程中慢慢伸出一双翅膀,进而是身体、头部和羽毛,最后变成了一只火鸟向少年飞过去,少年被吓得连连倒退好几步,才见火鸟在他面前轻飘飘地溶入空气里,消失了。

   

  “你…你在做什么?”少年忍不住问出声。

   

  十束满意地笑了笑,这个有点长的梦,总算随着他的意识发展了,“我没有使用任何机关哦,这个能力很不错吧,就像变戏法呢。”

  “你是赤王氏族的。”少年得出结论,要是留心,还能看到他面目扭曲了几秒,露出一副“得来全不费功夫”的邪恶表情。

  “诶?”

  “第三王权者赤之王,操纵着破坏力极强的火焰。”

  “啊,这么设定好像也不错,虽然我更喜欢灵巧的火焰。”十束长长地呼了口气,尽管是有意识地控制,对他而言,连续操纵超能力总归有点消耗体能,但他很快又用先前的方法变出一把火焰枪,指向对面的少年,“像这样,能做出各种各样随心所欲的东西。”

  少年扭曲的表情中掺入了一些恐惧不安的成分,然而十束手里的火焰比刚才更快地消失,虽然做得巧妙,但非常弱啊……他放下心来,干脆坐到地上,“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夜晚。我是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

   

  他开始如十束所愿地聊起自己的事,“我可以进入对方身体,吸收他的灵魂,就像吃饭一样,一点一点咀嚼,然后化作自身的能量……啊,你知道吗?灵魂的味道也各不相同,像无知少女的虽然甜美却未免单调;快进入青春期的男孩子是最难吃的,一股汗臭味;老年人还算美味,因为有几十年的丰富经历,连灵魂都饱满许多;你想知道我最喜欢的是哪种吗?”

  他咯咯笑着,意味不明地凑近十束,语调忽然变得奇怪,“那些长得漂亮的人儿,连灵魂也更令人喜欢,尤其是有一堆古怪念头的美少年,不仅看上去赏心悦目,连尝起来都——”停顿片刻,他不怀好意地舔了舔嘴角,“啊,真是非常、非常的意犹未尽呢!给我更多——更多——更多——砰!”

   

  突然响起的枪声强硬地打断了少年的话,他向十束开出了致命的第三枪——如果你不是赤色氏族的成员,也许我们能像个朋友好好聊聊。不过可惜啊,目前我觉得还是引起不同的王混战比起和你一个人聊天,要更有趣那么一点儿……

  “砰!砰!”又补上两发子弹。

   

  明明是梦,可是腹部偏上的位置竟然剧烈疼痛,痛感那么真实,十束不得不用手使劲捂住伤口,难道要死在这种地方吗?他上楼前只带了一台摄像机,身上没有其余任何东西,这么想着吃力地往屋顶中央倒去,至少不能摔下楼,万一血肉模糊,光是锁定身份都要不少时间,何况他是个孤儿,锁定身份后,也找不到DNA确认。

  可惜了这片夜色啊,要是被king知道,会生气的吧。

   

  “king……”

   

  “你还没玩够啊,整天king啊king的。小心被当成精神病。”同桌一脚踹醒又逃课到楼顶睡觉的十束,打开便当递给他,“饿坏了吧?”

  十束不满地揉了揉眼睛,眼前从昏暗的夜幕变成白天,从他们的角度看下去,冬日的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树干洒在校园里,时不时有同学嬉闹着跑过去,留下稀稀疏疏的影子,似乎最快乐的时间都是在下课铃声响起后。

   

  那一年,他十四岁,可以在课堂上发很久的呆,莫名其妙的兴奋,又莫名其妙的烦闷,想到这样的生活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觉得人生枯燥得没有盼头。

  他开始爱上层楼,在楼顶枕着手臂做长长的梦,梦里的他不怕没写作业被罚站,可以想飞就飞,就算不小心死掉了,还有灵魂能见任何想见的人,他会遇到一个没来由执着的对象,喊着king跟随其左右,成为操纵异能力的氏族,能够灵巧地变成火鸟,张开翅膀抬起头,就去向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十束接过同桌带来的便当,楼顶的天空,看起来也格外美丽呢。

   

【END】

评论
热度(2)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