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从怀内送到海关 他说会回来

从凝望去到初吻 相信过未来

望着他笑 但口竟不会开

心中响着谁的歌 去紧记这段爱 


@震惊的纺纱机:人一旦萌起CP来,随便什么歌什么设定都能代入想一想。

尤其是有些歌被写作文剪成视频后,简直每次听到都自动播放一幕幕画面(

看到有人提起《每一生都等你》忍不住打开同歌手另首歌,那些被出多萌出血泪的日子……

每次挖坑都是结局已经写好过程尚待填完,已经冷到南极的CP还逃不出生死离别要怎么卖安利T^T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14

十四

  

  天才微微亮,就有蝉鸣鸟叫互道早安。草薙醒来时,十束还在他怀里,脸上有被他睡衣扣子印出来的痕迹,眼珠在眼皮底下不安分转动,似乎已经醒了却又自我催眠仍在梦中,他晓得他并不需要睡眠,可是这一刻,闭着眼睛贪图清晨被窝的十束,就像从前任何一个平凡的赖床的周末,美好而让人留恋。

  草薙动作极轻微地坐起来,伸手帮十束重新掖好半夜踢掉的被子,理了理他因为半趴着睡而盖住脸颊的刘海,这么多年,他这些习惯还是没半点改变。之后轻手轻脚起了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悄悄下楼往厨房走,准备做起早餐。

  谁知老爷爷比他更早,正在院子里做简单的躯体舒展。

  “起得很早啊,年轻人。”

  “老爷爷...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13

十三

  

  由于对方的邀请,草薙和十束暂时留宿在老爷爷家里。虽然草薙觉得太打扰了,但老爷爷笑着表示自己很欢迎有缘人做伴,而且也不是让他们白吃白住,年轻人要发挥作用多干活。

  可以看出来,平时并没太多人到访这儿,客房只随意预留了一间,客床也比草薙家的小了不少,好在草薙和十束都比较瘦,对床的宽度要求不高。到了夜里,原先怕自己冷到草薙而会缩在床边沿甚至磨蹭许久不睡的十束,总算找到这种体质在夏天的优势,迅速跳上床,麻溜地躺平,将薄被子拉过半张脸,只露出眼睛盯着草薙看,时不时冒出鼻子透气,又重新钻回去掩饰闷闷的偷笑声。

  正在换睡衣的草薙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上下前后仔细检查,并未发现衣服被...

[K][十束多多良] 爱上层楼

原夏燃应援

*如果K只是十束做了一场荒唐的梦

  

《爱上层楼》

   

  被子弹贯穿之前,十束拼命地想,这只是梦吧,如果有意识地控制,就能扭转情形。之前也多次尝试,比如偷懒没做作业时自我催眠练习卷写得满满当当,老师会若无其事翻过;被敌人紧追不舍只要用力往上跳假装自己能飞,就真的飞起来;流着血想象死后还有灵魂的存在,结果自己能看见别人而别人却都看不见自己。

  于是他轻松打量起眼前的人,一身学园制服,虽然笑起来令人毛骨悚然,但外貌确实是十几岁的少年模样,手里握着一把枪,正对准他,枪口还留有打出子弹后的一小团烟雾,正好在完全消散之前被收进了他的镜头里。

  

  现在是接近零点的冬天的夜晚,他上这个...

[K][尊多] 世界失色的24小时

※ 越过星空寻找他,那壮丽的前方,是赤红色残阳刚刚沉落。


12月7日 23:45

夜色真的很好呢。

然后,世界在一瞬间失色。


12月8日 00:07

“抱歉啊,尊,有个坏消息。”


不是毫无预兆的。

安娜冲进来,以及草薙的电话,只是帮他确认了这件总有一天会到来的事情而已。


擅自说着不负责任的话,擅自不负责任的离开。

明明是个笨蛋,却偏偏是最调皮的氏族成员。

漫无边际的想法在周防心里散开。


12月8日 00:44

大概八年前,周防尊三个字基本等同于凶巴巴、好可怕、别惹他之类的中学生守则。

眉头紧锁寡言少语,除了早就认识的草薙出云和...

1 / 8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