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13

十三

  

  由于对方的邀请,草薙和十束暂时留宿在老爷爷家里。虽然草薙觉得太打扰了,但老爷爷笑着表示自己很欢迎有缘人做伴,而且也不是让他们白吃白住,年轻人要发挥作用多干活。

  可以看出来,平时并没太多人到访这儿,客房只随意预留了一间,客床也比草薙家的小了不少,好在草薙和十束都比较瘦,对床的宽度要求不高。到了夜里,原先怕自己冷到草薙而会缩在床边沿甚至磨蹭许久不睡的十束,总算找到这种体质在夏天的优势,迅速跳上床,麻溜地躺平,将薄被子拉过半张脸,只露出眼睛盯着草薙看,时不时冒出鼻子透气,又重新钻回去掩饰闷闷的偷笑声。

  正在换睡衣的草薙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上下前后仔细检查,并未发现衣服被动过什么奇怪手脚,脸上应该也没脏东西,十束却始终用亮亮的眼睛看着他,便涌起些异样情愫,他扣好最后一个扣子,往床的方向走去。

  一步,最早是因为尊才认识十束,只知道有个中学生莫名其妙地缠着尊喊king,觉得对方真是缺根筋,不怕死活。

  两步,慢慢混熟了,自己也被影响得脑子不好使,和年纪小了好几岁的十束、甚至不太动的周防一起做过不少蠢事。

  三步,自己半接手叔叔的酒吧,倒成为十束夜不归宿的常驻点。知道他是个孤儿,对世间万物有种先天的淡漠,如果能对某个地方产生留恋之情,也算欣慰。

  四步,关系转折的契机,大约是十束养父去世后,自己和尊都参加了葬礼,尊正式允许十束跟随左右,三人的羁绊进一步加深。

  五步,成为王的尊和被赋予强大力量的自己,都曾因无法很好地掌握这种超能力而躁动不安,反而是最弱的十束起着重要的安抚作用。

  六步,酒吧的二楼变成王的住所,十束开始渐渐地来自己公寓借浴室借洗衣机借各种东西,久而久之,丝毫不客气地赖着不走了。

  七步,起初,他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太入迷忘了时间,正好因夜色已晚而被留宿,但也只是乖乖蜷在沙发,一副打扰了主人的抱歉模样。

  八步,后来,天气渐渐冷了,彼此越来越熟悉了,他倒直接跳上自己的床,一把拉过被子盖住大半张脸,只露出眼睛偷瞄自己小心试探,在得到默许的信号后,会很开心地在床上滚来滚去好几遍,身上缠着被子就像春卷般,看起来美味可口。

   

  草薙慢悠悠地踱步到床边,一时有些恍惚,眼前的情景好像倒转回那时,十束整个人被严实包裹,眼神骨碌碌转着试探他,他向他一点一点靠近,蹲下身将他紧紧拽在掌心的被子拿开,他整张脸随之露出来,因为捂得太久,呼吸稍显急促,鼻尖有些发红,他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鬼使神差地,将自己的嘴凑上去——吻过额头,吻过眼皮,吻过鼻尖,覆住双唇。

  直到十束伸手揽上他背部揪住衣服,胸口有短暂的被勒感,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但四岁年龄差毕竟不是白长的,他自然地离开十束,清了清嗓子,“晚安吻,做个好梦。”再不动声色地躺到了另一半空出的床上。

   

  大约是自嘲从前的狡猾,草薙轻笑了声,像当时那样,把被子从十束手中扯出来,接着自己也溜进了被窝,把对方圈进怀里,“你还记得,第一次和我同床睡的情形吗?”

  “草薙哥那么狡猾,想忘也忘不了。”十束不满地嘟囔道,那时自己双手情不自禁扣上草薙,他却假正经地离开了,倒想问问,哪里的晚安吻会从额头一路亲到嘴巴?虽然最终没说出口,但他用行动表示深深的鄙视,扭头闭眼,迅速入睡,还做了个美梦——但绝不会承认,梦里草薙从背后像是环住他,用自己的手握着他的手,一笔一划教他写外文。

   

  “那时候你扭过头,仿佛小孩子赌气,但很快就发出毫无戒备心的熟睡的气息,我忽然发觉,你比我小了好几岁。”想起往事,草薙又笑了,“你大概不知道自己半夜会把被子踢开,给你重新盖上还乱挥手臂,你很喜欢趴着睡,每次纠正睡姿也会被模糊的梦话抗议,我只好直接扳过你身体让你平躺或侧躺着,怕自己睡着后你会再趴回去,就像这样抱着。”

  他紧了紧怀抱,顺着手臂往下找到十束的手握住,“因为意识到你真的还只是个小鬼,而自己居然鬼使神差对小鬼做出那种事,实在有点尴尬,就假装自然地避开了。但你很快长大了,8年的时间眨眼即逝,你一下子从被我教着学习的小鬼,变成了关键时刻能安抚我们的重要同伴。”

   

  难得见草薙说这么多话,十束转过身,将头轻轻埋在草薙胸口,平稳的心跳声有规律地传来,“我们知道对方需要什么,而所幸,彼此都还给得起。”

   

  然后,他反握住草薙的手,掰出食指,在自己掌心随意划拉,接着指向草薙胸口的位置,按住一个点,就像他从前教他写外文那样连贯不断地画了一个「8」,“最初学英文时,总是断断续续的一笔一划,草薙哥每次都教我,有些字母要连贯写起来更漂亮。”

  “其实,「8」也是圆满的一笔字,必须把最终和最初连接上,才算完整。”

  “8年的时间,岂是眨眨眼睛就能没掉?”十束说着俏皮地眨了眨眼。

   

  那些曾经共度的时光,在记忆中一点也没有褪色,今后也永远不会。

  草薙弯起嘴角,甜美地进入梦乡。

评论
热度(6)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