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多] 世界失色的24小时

※ 越过星空寻找他,那壮丽的前方,是赤红色残阳刚刚沉落。

 


12月7日 23:45

夜色真的很好呢。

然后,世界在一瞬间失色。

 

 

12月8日 00:07

“抱歉啊,尊,有个坏消息。”

 

不是毫无预兆的。

安娜冲进来,以及草薙的电话,只是帮他确认了这件总有一天会到来的事情而已。

 

擅自说着不负责任的话,擅自不负责任的离开。

明明是个笨蛋,却偏偏是最调皮的氏族成员。

漫无边际的想法在周防心里散开。

 

 

12月8日 00:44

大概八年前,周防尊三个字基本等同于凶巴巴、好可怕、别惹他之类的中学生守则。

眉头紧锁寡言少语,除了早就认识的草薙出云和天然呆的穗波老师,很少有人主动接近他。

 

被低年级的初中生缠上完全出于意料之外。

走在马路上忽然遇到散步的狮子,会感到好奇是人之常情;但因此上前拍狮子的脑袋说奇怪的话,只会让人觉得不要命。

 

一个不要命又烦人的小鬼。

是周防尊对十束多多良的初始印象。

 

 

12月8日 01:27

十束是被草薙抱回来的。

 

隐约能听到八田带着哭腔嚷嚷最近的医院在哪里,镰本小心地喊他名字,让他不要这样。

周防呆在二楼,维持着先前的姿势。草薙在电话里反复嘱咐他不要出门不要离开,他便很好地发挥懒散属性,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楼梯传来脚步声,很无力,仿佛飘在半空中。

他忽然想起以前十束来叫他,就算步伐犹豫,但进门后总是轻快的笑脸。

 

仰起头,没有人能察觉到他轻轻叹了口气。

在草薙进来之前,起身,开门,往楼下走去。

 

 

12月8日 02:14

“早啊,尊。”

“king,睡得好吗?”

“尊先生,早上好!”

“尊……”

 

平心而论,他起床的时间通常不算早。

但不管何时,当他的身影从楼梯拐出去,就会响起各式各样的早安问候。

穿红衣服的少女会马上跑过来拉着他的手,喊一声名字却不再说话。

 

还真是乱哄哄啊。

而后他会坐下来,看草薙和十束忙着准备早餐,或者午饭。

 

此时,区区几步台阶,竟变得异常艰难。

脚步沉得像注了铅似的,那就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也许前方等待自己的哀痛,会因为迟到而错过呢。

 

 

12月8日 03:33

十束被放在酒吧一楼的沙发上,就像他平时躺着午睡一样。

周防坐对面,长久地一言不发,就像平时看着他午睡一样。

 

他常穿的那件白衬衫已经被浸染上红色,将外套也渗透。

虽然每天周围都环绕着红色,但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觉得某种颜色刺目。

 

周防伸出手,在空中顿了几秒,又慢慢伸向前,轻轻触碰着眼前的身体。

最后一点残余的热量也从本就偏低的体温里散去,手指所及之处冰冷彻骨。

 

 

12月8日 04:10

他想起来,初次遇到十束那天,天气很好。

阳光并不强烈,风也温柔和煦,吹着细枝叶轻轻起舞,一切都恰到好处。

 

十束是突然闯出来的,自来熟到让人头疼,莫名其妙地喊着king,缠着要做小弟,却被别人打伤腿住进院。

这种小弟收来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吗?周防有点好笑,却慢慢适应了有个人老跟在身边。

 

一定是那天的天气太好,对这种不要命又烦人的小鬼,他竟没有烦躁。

 

 

12月8日 05:05

草薙总说十束脑子不好使,每次向人正经介绍这学弟时却又给予很高的评价。

周防对此面无神情,不作任何表态。

 

很快,他就体会到了草薙所说的十束虽然看上去一副傻样,关键时刻倒蛮机灵。

对方好几次在自己冲动时巧妙地转移了注意力,免去不少麻烦,这是他事后意识到的。

 

时间久了,即使知道十束是在刻意转移话题,周防已经默契地不去揭穿。

 

 

12月8日 06:17

被什么奇怪的石板选中成王,有了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

在最初那段时间,周防经常觉得不真实,整晚整晚地做噩梦。

浑身有股灼热难耐的冲动,仿佛就要烧起来,次数多了他恨不得任其而去。

 

有一只冰凉的手掌及时贴上自己后背,轻声呼唤着:king。

 

体内火焰悄然退去,周防慢慢平息下来,睁开眼睛便看见令人安心的笑容。

他至今依然没察觉到,其实心底某处,很是喜欢“king”这个称呼。

 

 

12月8日 07:00

天亮了。

周防平时不会注意到这种时刻,但十束嫌他老睡过头,前一晚给上了闹钟。

提醒他今天务必早早起床,拿着准备好的玫瑰花,去给小公主说一声,生日快乐。

 

周防侧头看了看旁边空着的位置。

安娜没有坐过来。

 

她先前来看十束时,眼神复杂,仿佛比周防更清楚地预料到这个必然的结局。

又似乎怀着深深的不安,闷在角落,面对草薙的关心也只是摇摇头,继续沉默。

 

 

12月8日 08:17

十束的生日是西方情人节,这件事在被草薙告知前,其实周防早就知道了。

但在回忆里搜寻一番,他竟然从来没有专门为对方过过某个特殊的日子。

 

虽然那不是周防的风格,如今想起来,忽然有了一丝遗憾。

 

 

12月8日 10:29

三个人混熟后,草薙总说,十束还在成长期,一不小心就会长歪,尊要做个好榜样。

周防看了看草薙随意地将花花绿绿封面的杂志从书包里拿出来,垫在脑袋底下。

不屑地吸了口盒装牛奶,腹诽道,应该注意的那个人,不是我吧。

 

从前在一起的时光那么悠长,以至于错觉彼此永远不会分散。

 

 

12月8日 12:18

偏头正好对上草薙的视线,满脸憔悴的人愣了愣神,向自己挤出一个笑容。

 

草薙打了一上午电话,周防觉得自己的听觉太过敏锐。

不然为什么,每次挂断电话的时候,他都能听到有人心碎的声音?

 

 

12月8日 13:14

这个点,是十束平常午睡的时间。

草薙在一楼放了备用被子,十束就总是将整个人裹在被子里。

 

有时,周防办完事回来,会坐在对面,沉默地盯着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人。

虽然看不清那张被蒙住的爱笑的脸,这样的情形让他觉得身心放松。

 

此时看向对面,明明还是一样的摆设,却已经恍如隔世。

 

 

12月8日 14:05

我们的王,有时候很令人操心啊。

十束曾经毫不客气的将草薙私下笑着抱怨的话拿出来调侃周防。

 

如果不巧被草薙发现,就会适时地给他一拳,又在胡说八道。

 

 

12月8日 15:00

是啊,令人操心的王算什么king……周防将握起的拳头又使劲揉紧了些。

不会再有人说,王的力量并非为了破坏,而是为了守护存在的。

 

明明是氏族里最弱的成员,却是他最好的镇定剂。

而身为赤色氏族之王的自己,连这样一个成员,都守护不了。

 

 

12月8日 16:44

草薙过来拍拍周防的肩膀,他们之间有着某种默契。

周防知道,他已经找到了线索,知道下一步要怎么行动。

 

不知道他以什么心情,一边像吠舞罗无所不能的二当家那样快速、准确地查找信息。

一边作为不可缺少的同伴,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给十束准备了水做简单的清洗。



12月8日 17:24

草薙曾经有句名言:十八岁虽然未成年,但也算大人了。在内部影响深远。

十束差不多到年纪,就琢磨着在耳骨上穿了个洞,仿佛进行什么仪式般,还往耳环内装血。

满意地看到它无论何时何地都闪着红光,得瑟地宣称这好像赤色氏族的象征。

 

但没过多久,因为他尝试太辣的食物导致耳洞发炎,哀嚎了几天好痛好痛。

 

 

12月8日 18:12

周防起身走到十束旁边蹲下,可能因为体温的冷却,耳环内的血液也不再显现红色。

被处理过仍残留衣服上的红色与失去红光的耳环形成反差,在诉说一个残忍的事实。

 

他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抚摸着被穿过的耳洞,和上身更大的伤口。

他知道十束精神耐性非常强韧,身体承受力却一点也不特殊。

 

这次,竟然痛到不能出声了吗?

 

 

12月8日 19:00

灯火通明的城市,星光模糊不清。

 

前一天晚上,周防被十束拖到楼顶去俯视夜景。

他们看到了遥远的飞船上发出能与这片大地连接的信号。

 

觉得痛苦的时候,只要传递信号就会被带走。

那么一直以来都心怀快乐的人,为何也会被强行带走。

 

 

12月8日 20:17

“我啊,只对有你在,有大家的世界感兴趣呢。”

十束经常在笑嘻嘻的时候忽然认真地说着什么话,仿佛交代重要的事情。

 

周防摘下十束的耳环,握在掌心。

你看,没有你的世界,才不过一天,就让大家浑身不适应。

 

 

12月8日 21:34

周防尊并不想死。

尽管他有过与其被束缚在狭窄的世间,不如任由那股几近毁灭的冲动烧毁一切才更痛快,类似这种疯狂的想法。

但他并不真的想死。

 

入冬时,他甚至还想着不知道不久后的新年,那个喜欢恶作剧的家伙会搞出什么新花样。

 

 

12月8日 23:45

谁能猜中,这次恶作剧过头,看世界变得黑白无光,总觉得有点儿不太顺眼啊。

周防尊重重躺倒在硬邦邦的椅子上,抬起一只手挡住额头,这是他心情不好时的习惯性动作。

 

终于,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吧。

 

 

12月9日 00:00

明天见哦。

人们在夜色中彼此约定着。

 

新的一天总会到来。

但对那个赤红色的氏族而言,关于明天的故事,已经提前结束。

 

 

【END】

评论
热度(13)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