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12

十二


  他们跟在老爷爷身后,从侧门绕出去,先是看到一大片葡萄园,大概已经收割过一波,只剩下翠绿的叶子仍然生机勃勃。再往前走,经过了几块围栏划出来的小菜园,种着各式各样的农作物,粗略扫过去就能数出番茄、蘑菇、山芋、豆芽等好几样东西。

  老爷爷边带路边聊起往事,“和她一起的十几个月,是人生中最快活的时光。她热爱大自然的一切,喜欢土壤的气息,我们就自己动手种东西,仿佛过着原始人的生活。有次收获太丰盛吃不完,心血来潮用奇怪的原料酿了酒,尝起来竟也意外的美味。”

  “酒的精髓,本来就在于凝聚的时间和心思吧。”草薙随意发表观点。

  “我听小K说起你曾经花重金跟他买一个旧吧台,因为从它身上嗅到了啤酒和烟草的香味,与那些都市里酒醉喧嚣的痕迹,只有你看中了它古老的表面下越磨越有光泽的珍贵之处。”老爷爷拍了拍草薙的肩膀,为能遇到性情相投的人而由衷高兴,“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想认识一下。”

  “让您见笑了呢……”

  草薙礼貌的样子却让旁边的十束止不住笑意,大大咧咧爆料了他的怪癖,“草薙哥太谦虚啦,其实他真的是个爱酒如命的人呢!不仅是吧台,还有酒杯酒具,凡是他觉得有特殊价值的东西,只要有一丁点儿损坏,那绝对是——拳头伺候!我就有好几次遭殃,谁知道一个玻璃杯也是稀世珍宝呢?”

  “哈哈……”老爷爷见十束夸张地抱起头做模拟表演,不禁被逗乐,“可以想象,你们的生活一定很有趣。”

  “说有趣,不如说是没有一天平静的,比如这园里很多东西十束也种过,不过他干什么都三分钟热度,生长周期比较长的就难逃烂在园里的下场。”草薙看他们笑得开心,也加入了互相揭短的行列,毫不客气指出十束不可原谅的糗事。

  “好过分啊,草薙哥……明明我收割了不少东西呢。”

  “哈哈,口舌之争出不了结果,你们可以实地证明。我这园里的东西随意取用。”

  

  虽然K先生和他说过对方是个好玩的老头儿,但草薙来之前仍有些担忧,怕自己太冒昧,这下倒是完全宽心了,醉倒在吧台上的人们常常高嚷酒逢知己千杯少,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有些人相识几十年,却仍然话不投机半句多,有些人陌路初逢,就一见如故。

  

***

  

  最后他们在一块靠山的园前停下来,整片土壤上都长满了那种细小的植物,开着蓝蓝白白的花瓣,夏天特有的灿烂阳光照在花瓣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辉,仿佛是在地面从下往上飘着雪。

  “好、好美……”十束蹲下身,细细观察着,从根、枝、叶来看,都确实和他之前带回去的植物差不多,开出的花比他们养的那盆更大朵,不过根据颜色和花纹判断应该是同一种。心底轻叹,这里开了这么多这种奇妙的花,是多少关爱浇灌而成的啊!

  老爷爷并没在意十束的动作,缓慢问道,“听草薙先生说那盆植物是你带回去的,你是从哪里找到的呢?说起来,上次有人想到它们还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以前的朋友来劝我回去,当时我带了他们来这儿。”

  有几位看了这些花,理解了他的选择;但大多数人仍有疑惑,只是渐渐不再企图说服他。

  

  是在哪里呢?十束歪头回忆起来,以前他从外面带回去过太多新奇东西,草薙不只一次扼腕痛惜店内的摆设因为那些玩意变得奇怪了,虽然多以包容十束的个人趣味而告终。

  好像是春天的某个早晨,一觉醒来忽然喜欢上了盆栽,还被八田取笑在如此青春活力的季节居然迷上老头子爱好,他笑眯眯地表示无论什么新事物都是生活的乐趣。之后几天,往酒吧搬了好多不同的盆栽,最后留下少许比较有观赏价值容易养活的类型。

  那盆细小的植物,是从一个普通的花店里拿回来的。隐约记得当时刚过四月,他外出办事路过那家花店,临时兴起进去看看,一边想着,草薙哥这种男人,似乎更适合送别人花,不知道换他收到花会是什么反应?

  那盆植物在色彩缤纷的鲜花店里并不显眼,他却一眼注意到了,在他定神注视的期间,老板上前来告知这植物有个凄美的传说,还表示十束是它的有缘人,一定让带回去。以至于后来草薙听说事情原委和只要多点关爱就能存活的非科学理论后,狠狠吐槽他被人忽悠了。

   

  “那天……是几号,你可还记得?”老爷爷听完十束的讲述,仿佛忽然想起什么。

  “实在有点儿模糊了,不过应该是四月初,因为距离草薙哥生日还有好几天。”

  “我生日是10号。”草薙补充道。

   

  老爷爷掐着手指估算了一番,“也许,大概对得上。初春时曾有个老朋友出差,顺道来看我,又说起往事,他是当初少数能理解我的人之一。可能因为他也很喜欢植物,之前跟我那位见过几次,相谈甚欢。能够体会我面对眼前这片土壤会感到慰藉的心情。临走前,他带回了一小棵这花,原是盛夏开放——就好像最炎热的时候飘起了雪花,有种微妙的美感。我以为去到那边会换季,后来没等到回音就忘了这事。”

  “可能他确实觉得你是有缘人,我那朋友也是性情中人啊。”老爷爷又上下打量了一遍十束,开门时就注意到十束耳骨上有个突兀的孔,细看之下更明显了,他将头发拨到耳后,指了指自己耳骨同样的位置,“你这里,是受伤了吗?”

  十束这才发现老爷爷也在这个不太常见的位置戴着耳环,“不,不是受伤。有点巧,和您一样,是以前戴耳环时留下的。”

  “哈哈,原来如此,忽然明白我那朋友为什么看你有缘了。说来见笑,我原来也是一头金发,或许某个角度看上去和你还挺像。”

  “诶?那还真是太巧了!”

  “虽然有点多嘴,但是你原来戴的耳环呢?”

  

  气氛忽然静谧下来,然后草薙开口,“留给了很重要的人,虽然相隔遥远,但彼此身上总有些东西强烈牵系着。”

  “哦~我认为对方一定也是同样的想法。”

评论(1)
热度(5)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