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11

十一

  

  令草薙和十束没有想到的是,老爷爷原来也是日本人。毕业旅行时认识了本地一位姑娘并相互产生爱意,因为姑娘很喜欢东方文化,两人计划着一起回日本长相厮守,然后每半年来这边一趟,半是探亲半是度假。

  姑娘家里起初非常反对,毕竟跨越到了另一个半球,但见姑娘心意已决,老爷爷也非常真心,最终还是妥协了。他们回到日本后,老爷爷经营了一家酒吧,姑娘则在附近开了个盆栽店,每天过着平凡却圆满的生活。

  可惜,好景不长。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在一年又五个多月后姑娘忽然得了重病,遍寻名医也不见效,他们约定好的探亲还没实现几次,便永远失去了机会。

   

  说到这里,老爷爷终于点着了烟,“我很后悔,也许当初是我选择陪她留下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您后来长居这儿,也是这个原因……?”草薙和十束也非常唏嘘,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她爸爸妈妈非常温厚,虽然难过,却没有过多指责我,这更令我内疚。我从小是个孤儿,但能体会那种失去亲人的伤痛,因为我失去她,就像心里缺了个口。于是我决定留下来,弥补她来不及表达的爱,把她的父母当成自己父母来照顾。”

   

  “她生前喜欢大自然,请求我将她的骨灰归于尘土。后来发生了一件怪异的事,在她安息的那块土壤上,长出了一种很奇怪的花,花瓣蓝蓝白白的,有点儿像雪花——和你们带来的这盆差不多。我翻过许多资料,也没看见完全相同的,但查到了一种类似的记载。”老爷爷吐出一串烟雾,看了眼草薙,继续讲下去,“大概草薙先生也找过了,说是这种植物并不难以养活,只要给它多一份爱和关心。我想,这不胡说吗?无论什么生物要成长,不都需要对应的养料?但我又很希望,这是她给我的回应,她在用那些美丽的花朵,告诉我,她一直以另一种方式陪伴着我。”

  “我想,一定也是因为她感受到了您的思念吧……”

  “是,我这样相信着。后来我有了一些钱,买下那块土壤,并往旁边慢慢拓展,种植原料,最后这一片都发展成酒庄了——看起来,好像是我的酒吧和她的盆栽店合体了呢。”

   

  “您真的是一个很深情的人……”草薙轻声感慨道。

  老爷爷看了看他们不知不觉交握在一起的手,叹了口气,语气又轻快起来,“年轻人,你们又何尝不是?不过我不太明白——”他仔细盯了盯十束,“之前真的没有别人能看见吗?”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

  “那大概只有一个原因了,我也长期活在思念里,所以算是同道中人吧。哈哈。”

  轻松的笑声却让十束觉得有些心酸,不知道老爷爷这几十年来,是否也凭着强烈的思念等到了心中所想之人?“后来,她有出现过吗?”

  “她一直都在。”对方毫不迟疑地回答,“有时候在我梦里,有时候在我心里。”

   

  ?!想起了在周防墓前给草薙说过的话,十束喃喃低语,“也是呢,无论多深多远的界限,在强烈牵挂的人心中都不成障碍。”

   

  老爷爷按灭未吸完的烟,他并没有和两个年轻人提起,在他也像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多少次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一转身看到旁边空出的一半,又被更深的思念吞噬,最后只能借烟消愁睁眼到天明。也有从前的朋友或担心或关心劝过他还年轻,不要将自己锁死了,再找一位新伴侣,就能渐渐忘了旧情。

  不,不,不是这样的。有些感情并不能以时间长短来衡量。虽然他们认识并不久,但就仿佛是上帝创造你时偷偷取走的那根肋骨,在某个时候和你不期而遇了。这相逢是有生命以来就在追寻的时刻,是人生唯一的缺口,无可替代,不能替代。

   

  老爷爷站起身,示意草薙和十束跟他走,“很久没人来,一下子就话唠了。去看看你们关心的东西吧。”

评论
热度(4)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