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10

  

  才出机场,草薙就脱了外套一把揽过十束,他事先考虑周到,里面只穿着件短袖,又随身携带全身冰凉的同伴(对方偏低的体温总算是令人高兴的事了),对完全相反的季节并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应。十束倒没做什么散热措施,反正无论他穿多穿少都不会有人投来异样目光。

  “往哪个方向?”考虑到对草薙造成寒冷在目前大概是良效,他毫不客气地顺势贴近对方。

  “我当然有准备。”草薙从脱下来的外衣口袋里摸出一副和自己同款的墨镜,架到十束鼻子上,“早就想这么试试了,还挺不错嘛。”说着伸手叫了辆计程车,报出一个地名。

 

  这边已经正式进入夏天,时不时有暖烘烘的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十束便把冰凉的手掌贴上草薙的脸颊,满意地看他一时没留意缩了缩,但马上又享受的表情变化。

  司机瞄了眼反光镜,他拉客范围基本在机场附近,接过许多出差的、留学的、旅游的、回家的等等各种客户,见过不少人因为期待新旅程或久别重逢而满怀兴奋,但像后面这位顾客这样独自摆出一副“我恩爱我幸福”似的模样真是莫名其妙。

  他想,年轻人——尤其是长得好看的年轻人,果然很令人费解。

  

  草薙说的地方距离市区有些偏远,越往后沿途风景越是动人,经过一片葡萄种植园的时候,司机终于忍不住试着用英语开口搭话,“这边基本都是酒庄,先生也做这行?”

  “啊,算是吧。”

  “先生英语很流利,呃……我没别的意思,您经常来这儿吗?”

  “这还是第一次。”

  “那你直接前往这儿,很内行嘛。”

  “事先做了些准备工作。”

  ……

  草薙有问必答,却并未主动聊起更多话题,司机也就有一句没一句随意胡扯着,打发这稍微有点长的路途。直到在一幢红房子前停下来,草薙付了车费,并示意不用找零,礼貌地表示感谢,然后以司机看来有点奇怪的姿势下了车,好像除了手上的行李还带着其它东西,司机眨了眨眼睛,又没额外看见什么。

  只能再次感慨,长得好看的年轻人,绝对很·费·解,就迅速掉头回去了。

   

***

  

  十束目送司机离去,才注意到眼前的房子和一路所见风格差异略大,刚才看到基本都是青灰色建筑,这幢暖红色的房子对比之下显得有些另类,还采用了半圆形拱门,倒三角的尖屋顶,窗户被逐层挑出,隐约可见做了不少装饰,整体充满童话风格。

  不禁感慨,“好像是安娜会很喜欢的风格呢。”

  草薙抬手按门铃,也随口开着玩笑,“不知道主人是不是安娜样?”

   

  门被打开时,两人都明显震惊了,怎么也没料到会出来一位白发苍苍却精神奕奕的老爷爷,长得并不像本地原住民。

  “表示惊讶的不该是你们吧?”老爷爷展开笑容,意味深长地问道,“两位是?”

  两位?草薙再次被震惊到,一时愣住,过了会儿才想起用英语解释道,“抱歉,我是之前拜托英国K先生联系过您的草薙出云,刚刚到这儿。这是……”他转头看了看十束,虽然弄不明白其中缘由,仍做了介绍,“是我的同伴,十束。”

  老爷爷听完草薙的话,忽然笑起来,一字一字吐露出清晰的日语,“就是你啊,之前联系我说一位,还以为你们两位找错门了。”

  “老爷爷……不,抱歉,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您……能看见我?”十束见草薙介绍自己已经有些奇怪,又听见你们两位这种词语,忍不住问出口——这个疑问也盘旋在旁边的草薙脑中,自从知道十束是因为被思念具现化之后,这段日子以来都两人似一人地活动,外界也从未表示异样。

  “你有什么特别吗?”老爷爷上下打量着十束,仿佛这是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在他见十束还穿着冬天的厚外套时又评价道,“是有点奇特,不怕热的怪物。”

  毫不客气的用词倒是让十束噗嗤笑出声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做了蠢事,再被周围其他普通人吐槽,原来滋味这么好。

  草薙也被逗乐,和十束先后跟随进屋。

   

***

   

  除了那一头白发,老爷爷的性格没半点儿老人架子,比想象中活泼很多,看完十束又打量起草薙,“你挺大面子嘛,还叫得动小K。”

  “抱歉,打扰您了。和K先生认识也是因为之前做过几次生意。”草薙花了些时间查出和那盆细小植物很像的花,在这一片有人大面积种植,而自己认识的人中,最有可能和这里的酒庄有所联系大概就是固定采购商K先生了,庆幸他人际关系还不错,试探地提了句对方便欣然帮忙。

  “无需这么客气,其实……也很久没人想到它们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草薙和十束都觉得老爷爷语气突然伤感了几分,“年轻人,你们是出于什么原因呢?不想回答也没关系,答应过的事我不会反悔。”

  “不,理应告知您。”草薙拿出原先打包好的那盆植物,经过长时间的飞行,花的光泽稍微暗淡了些,但并没有出现缺水的迹象。他向对面的老爷爷说起这盆植物的由来、生长、以及十束的离开又忽然出现,“所以,我们都很好奇,这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存在。”

  老爷爷静静听完,沉默良久,从怀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却没有点着,长吁了口气,“那,你们要听听我的事吗?”

评论(1)
热度(5)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