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9

  草薙翻箱倒柜,总算找到很久以前十束兴起买过的植物百科全书,常见的那几种花木介绍页还夹着相对应的照片,随手翻到这些时他忍不住浮起笑意,十束这家伙,总是在无意间留下许多有纪念价值的东西。

  之后几个晚上,都捧着那本百科全书细细研读,臂弯里窝着翻杂志消遣的十束。有灯光将影子投射下来,十束稍微抬头,瞄到草薙专注的轮廓,看上去颇为认真。他知道草薙又点燃科学主义精神,在探明那盆细小植物的真相前,暂时是不会放弃了,收回目光继续浏览手上的杂志。

  在很多方面,他们的侧重点都不一样,就连作为赤色氏族最初的成员,也因为资质差异而得到截然不同的力量。草薙成为强大的理性之剑,十束身上却只寄宿了微弱的火焰,更多是作为控制赤王力量的锁而发挥作用。对吠舞罗而言,如果草薙代表了理性,那十束就是感性的象征。

  但他们现在依偎在一起,翻着风格完全不同的睡前读物,周围散发出极为融洽的氛围。

   

  又过去几十分钟,杂志已经翻到最后一页,随手合上放在床边,十束揉了揉眼睛,见草薙还是维持着原先的坐姿倚在床头。于是往下挪了挪,从臂弯滑到草薙的腰腹附近,淡定地将头枕在敏感部位上方,以同样认真的神态端详着他。

  身体察觉到不对劲的草薙这才从书上移开视线,瞄了眼不安分的十束,将手上的书也丢向床边压在杂志上。摆出妥协的姿态摸摸他脸颊,说话的语气却满是戏弄意味,“你……想像它一样吗?”言罢将十束从自己腹上移开,调整到枕头上,侧身轻压住。

  余光瞟到杂志的处境,十束听出话外音,“……太狡猾了,草薙哥。”

  “被你这么说,还真荣幸呢。”草薙用手戳了戳十束的鼻尖,凝视一会儿终于还是吻上贴在脸前的双唇,因为不抽烟的缘故,十束口腔内比他多了份芬芳,品尝起来也格外香甜。

  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味道,直到嘴里失去空气才恋恋不舍地放开,“过几天要出去走走吗?”

  “诶,这段时间天天外出吧?”十束把玩起草薙睡衣上的扣子,仿佛在比较是一个个解开比较有趣呢还是一把扯开更出其不意。

  “我是说,去远一点的地方。”草薙抓住他乱动的手,按在胸前揉搓着取暖,“比如,另一个半球。”

  “……草薙哥又对什么新酒感兴趣了?”

  “不,你看这个。”拿起刚被丢在床边的百科全书,翻到其中某页,“虽然稍微有些不同,但从简易图来看,长得极像,照顾的难度系数也很低,只要多给些关爱。”

  十束坐起身来,低头细细分辨,花瓣和枝叶都和刚开花的那盆细小的植物非常相似,“原产于南半球呢……”

  “嗯,花期应该是夏季,但我们这盆很神奇地在冬天开放了。”

  “所以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嘛~”

  “就当游玩咯,那边现在过完春天了,天气也比较好呢。”他又将怀抱收紧了些,经过这么久相处,已经习惯了十束冰冷的体温。

  虽然跟计划中的去处有所差别,但也是远途外出,十束思索片刻,便欣然接受了。

    

***

   

  草薙订了两个座位,换登机牌的时候工作人员奇怪地看着只身一人的他,草薙展开平常招待客人时的热情笑容,示意了下自己那个并不大的行李箱。但因为打包进那盆细小的植物已经被安排了托运,“您要退掉一张吗?”

  “不用了,谢谢。”

  “草薙哥果然是有钱人啊……其实不需要为我浪费位置也可以啦。”十束在旁悄声打趣道,此时他正调皮靠在工作台边上偷瞄草薙的证件照。

  走啦,草薙假意做着赶走小飞虫的动作,顺势拍了把十束的脑袋。从前就经常飞来飞去采购,但和十束一起远途飞行的次数并不多,他把靠窗的位置让给十束,不出意外地看到那个人将脸贴在窗户上,摆出拍照的手势,心里充盈着喜悦感。

   

  “先生,请问旁边有人吗?我……有点儿晕机,可否坐在这里?”起飞前,有位女士来到草薙座位旁,虽然看上去是精明干练的类型,但询问的语气中带了几分羞涩,使她本就精致的五官看上去更为生动。

  草薙眯起眼,绽放了一个充满魅力的笑容,要说晕车坐窗户边还能理解,晕机这借口实在有点儿牵强,再傻也听出来搭讪的意思,他却优雅而又绅士地开口拒绝了,“不好意思,已经有人了。”

  对面的女士似乎没料到会这样,明显愣了一下,但她很快调整好姿态,又不死心地追问了句,“可是登机时间都已经过了哦?”

  “没关系,他被我随身携带着。”草薙仍是绽放笑脸,一手握起按在胸口上,将要表达的意思进一步明确,“是我的……爱人。”

  “抱……抱歉,打扰了,我去别处看看。”女士欠了欠身,稍显失望,但也快速地离开了。

 

  “哇哦……草薙哥果然很受欢迎,以前这种艳遇也不少吧?”说出口之前就做好被揍的觉悟,十束双手护住后脑勺开起玩笑。

  草薙还是毫不客气地在他头上敲了一记,“那你位置让给她,自己坐地上。”

  “可是刚才那位女士很美丽诶,拒绝得这么干脆没问题吗?”

  “笨蛋。”草薙又做起刚才那个动作,握起拳头按着胸口,故意露出一副深情模样,“心里已有牵挂,看别人都失色了。”

  这下轮到十束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转移了话题。

评论
热度(4)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