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8

  从学校回来后也过去好几天了,十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倒是草薙又浮起浅浅的黑眼圈——因为不只一次在半夜错觉有人悄悄离开而慌乱醒来,但身边的十束比之前安分多了,尽管不需要睡眠也闭起眼睛陪着草薙共入梦乡,大概是怕冷到草薙,离得远远的躺在床边沿。

  明明以前一进入冬天就喊冷,毫不客气蹭到草薙身上,再在被窝里让两人的体温差慢慢融化。和十束的关系,说起来好像冬夜渐冷时顺理成章的互相取暖,从未曾有也不需要明确的语言,就这么自然而然靠近了。

  “十束,跟我一起……”他又想起那些企图打破命运预言而擅作主张提出的请求,然后对方欣然接受,并许诺“你不会孤独,因为我一直在”。

  草薙自嘲地撇了撇嘴角,伸出手将床边沿的十束拉过来,圈进怀里,就算这个人的体温再偏低、肌肤再冰凉,只要他在,心里面就装着全部的温暖。

  

  “草薙哥,总是半夜醒来会提前衰老的。”浅睡状态的十束感觉到被一股暖流包围着便转过身,抚上枕边那张脸,用手指轻轻触碰眼眶下方,“虽然我很好奇你老了会是什么样。”

  “大概是这样,头发再白些?”草薙学着十束以前做起鬼脸的样子,额头和两颊顿时堆满皱纹。  

  “啊,那还是年轻比较英俊。”十束夸张地得出结论,又预先抓住草薙双手,以防对方用行动反击。但还是没躲过草薙整个人勾住他,拿下巴的胡渣戳十束耳朵,“真正的感情可都忽略容颜啊……when you are old——”

  当你老了,两鬓斑白,睡意昏沉,我仍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草薙忽然念起中学时期读到的情诗,他本来就有一口温柔优雅的腔调,说起外语更有种不太熟悉又难以抵抗的吸引力,这样软糯的情话从耳边低低传来,令十束觉得自己好像要和从前的体温差一样被融化。

  他抓起草薙的手送到唇边轻吻,仿佛听到爱神的脚步踏上群山,飞向繁星。如果可以,请代我向命运之神带个信,就让我在这人身边面容渐衰头发花白,好不好?

  

***

  

  这样慢慢度过了大段逗闹打趣的日常后,在一个清晨,那盆细小的植物意外地开花了,果真长着蓝蓝白白的花瓣,外形看起来有点像雪花。

  “离春天还有些时日呢……”草薙托腮疑惑,最近经常和十束出去到处转悠,都没有像前几天那么关注它,竟然悄无声息地开花了。

  “咦?我随便试试的,起到作用了吗?”说这话的十束从厨房奔过来,手上还沾满了面粉末,昨天他嚷嚷着要自己动手做早餐,拉着草薙去超市采购一堆原材料,但一大早爬起床鼓捣了很久还不见成果。

  草薙从上至下扫视着他,简直全身都是失败的痕迹,再这样下去估计连午饭都赶不上,“真的不需要帮忙吗?”

  “不用啦,很快就好的!都说了今天让我来给草薙哥惊喜嘛!”十束挥手拒绝,结果却弄得盆栽上洒满小白点,“哎呀……忘了洗手……这样看好像雪花?”

  草薙稍微弯下身,吹走了花瓣上的粉末,就算没有那些白点,也已经很像了,“以前都没见过呢,长得真奇怪。”

  “难怪会在冬天开放……”十束也凑近端详着,上次在学校小树林看到整片整片萧条的树木,他也基本相信了草薙认为要等来春天才开花的论断,不过还是随手带了把泥土,抱着尝试的心态放进花盆,“难道真的是那些泥土起了作用?”

  “最终还是科学的胜利啊,之前没开花就是因为缺少土壤吧。”草薙忍不住扶额,可能一直以来都误解了,虽然并没有给它浇水撒养料,但偶尔还是会晒晒太阳吸收雨露,也许这种植物就像仙人球,所以才会缓慢成长着。

  “才不是呢,是因为这土壤充满回忆才起到效果的。”十束却任性地坚持原来的观点,“一定是它感受到了对过去的牵挂。”

 

  也对。

  没有爱和关怀,不可能在冬天最冷的时候开出这种奇特的花。

   

  草薙拍拍十束的脑袋,“用心等待总会看见惊喜。”

  就好像我相信你没有离开,会一直在。

评论
热度(3)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