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7

  给三十年后的草薙哥?给六十岁的草薙哥?给终于不再英俊的草薙哥?……不知道一贯讲究的草薙哥面对老去时白发苍苍长满皱纹的自己会不会郁闷啊……十束转头看了看床上侧躺着连熟睡后都散发出别样魅力的草薙,忍不住上扬起嘴角,就算是苍老的草薙哥,大概也有人投怀送抱吧,总是不会孤单的。

  不过,真是有点好奇草薙哥老了会长什么样子呢?

  十束摊开信纸,提起笔,写下第一行字——

  

***

  

  像从未改变过那样,从草薙家出门的第一个去处必然是HOMRA酒吧。虽然那里已没有人等待早餐。草薙上二楼把周防的房间收拾得跟之前他在时一模一样,被十束调侃说整理之后反而更乱了。

  “这才是尊原来的风格吧……”草薙环视四周,简陋得不像有人住过又切切实实充满熟悉的气息,“这样他想回来的时候,就不会找不到路了。”

  “嗯!无论多远,都能心意相通。”十束展开不变的笑容,为这暗沉沉的空间洒上一层阳光的色彩,接着好像对某个暂时不在场的人报告日程似的,“今天,我们要回学校哦!”

  “走啦,你还真是兴致高昂。”脑袋马上就被敲了一记。

  一切,都还是记忆中丝毫不差的模样。

   

  趁草薙取车的空挡,十束在酒吧橱柜翻找出一个空瓶子,顺便给店里的盆栽都浇了水,然后将那盆细小的缓慢成长的植物捧手上,带进车里。

  “啧,才一夜没见,就要形影不离。”草薙故意装起吃味的语气,一边却小心接过那盆植物放进后排。

  “要让它时刻感受到关怀嘛,草薙哥不是也很好奇会开出什么花?”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大概要等到春天来了呢。”

  不过之前的生长证明了不能用常理推断,也许某一天就有惊喜不期而至。

  

  在离学校还有段距离时停了车,这附近都是从前逃课常去的地方。

  因为路人看不见十束,他干脆双手挽起草薙的胳膊,十几厘米的身高差看上去跟周围那些情侣差不多,却未觉别扭。多年以前似乎有过同样的情景,那时他个头还很小,也经常被草薙揽着肩膀,双双跟在周防后面,每个人的目光里都装满喜悦。 

  “你看你看,我是这条路上遇到king的。”经过某个转角处十束伸手比划道,“就好像走在马路上忽然碰见了一只散步的狮子,真的给人‘王’的感觉。”

  “噗嗤~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你缺根筋,果然如此啊。”草薙被他的比喻逗笑,大概也只有十束这种神经才敢嬉皮笑脸缠在凶样的尊身边,“你以前就总能看到不一样的事物。”

  两人说说笑笑进了校园,由于周末的缘故,教学楼和操场都空荡荡的,在旁人看来应该是自言自语的草薙都没收到什么奇怪的注视,他也自然得就像和朋友讲电话。

  

  “诶,这是草薙哥以前的教室吧?”

  “我都忘了,长得差不多嘛。”

  “看那根柱子啦,我每次来找你都凭它分辨。”

  “还说呢,一见你喊我就知道没好事。”

  周防那副凶巴巴的样子没什么人敢开玩笑,但初中生十束那矮小的个子和不同的制服都很惹人瞩目,溜进来找过几次草薙后,只要出现在窗外就会被班内同学起哄着喊“草薙哥草薙哥”,尽管这样他却眼睛闪亮笑容灿烂,反倒弄得草薙有点躁动,不动声色地加快脚步走出教室,把他夹在胳膊底下揽走了。

  邻桌的女生还因此开过玩笑,“你每次带走那个小学弟都好像交了新的女朋友不让人看一样。”

  

  “你都没跟我说过还有这种事……”十束不满地反思了下自己虽然长得不强壮,但全身上下都透着男子汉气息好不好。

  “反正你也不会在意吧。”草薙抬起手臂搭上十束的肩膀,原来在那时,就有私心把对方揽进自己怀里了,“带你去一个地方。”

  

  “就是这里。”在学校附近那片小树林的某棵树下站定,见十束不明所以的表情,草薙解释道,“有个自称十束多多良的笨蛋从上面跳下来,却摔倒了。”

  “哦——梦如现实呢。”十束恍然大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颗小弹珠,举在眼前对着草薙,“要是真的像望远镜可以看到遥远的前方就好了。”

  “白痴。”嘴上虽然这么说,草薙还是认真地拿过弹珠也对着十束研究起来,对方的身影在眼前扭成模模糊糊的一团,却能清晰描摹出轮廓。注定相遇的人,无论是以什么方式、在哪个地方,早晚都会相遇的。

  他看到十束左右环顾,跑出几步远找废弃的铲子,又回来这棵树边挖着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收起弹珠也跟着蹲下身去,随手拿了根树枝帮忙。

  直到挖出一个洞,才见十束从外套的大口袋里变出一个有点眼熟的空瓶子,不禁发问,“做什么?”

  十束不急于回答,又掏出平整的信封,外面写着「给三十年后的草薙哥」,然后将信封折叠塞进空瓶子,封好口,扔到洞里,“是从橱柜里拿的啦,不是什么名酒具吧?”

  “这不是重点啊,你那是……”虽然也是自己珍藏的杯子(才会眼熟),但问题关键显然不在这儿。

  “你看到了——「给三十年后的草薙哥」”十束笑眯眯的,边往里面撒土边说着,“当你老了才可以看,虽然三十年后的草薙哥可能还年轻。”

  “……写了些什么?什么时候写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是我和三十年后的草薙哥之间的秘密。”刚挖出的洞又被填平,十束拍掉手上的泥土,轻松又俏皮地无视了草薙一连串的问题。

  

***

  

  曾经想一起走下去的路,已少了同行者,难免有种物是人非的唏嘘感。

  所幸,因为有那么鲜活的记忆,让你们似乎无处不在。即使将来,要参加独自一人的校友会,我大概也可以坦然面对吧。

评论(1)
热度(4)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