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6

  “尊这家伙,就连在梦中出现都那么沉默寡言。”

  回去的路上,草薙心情似乎好了不少,还罕见地抱怨起周防。十束注意到进入市区时草薙没往HOMRA酒吧开,而是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咦?不去酒吧?”

  “回家。”

   

  是的,回家。

  从十束和周防离开后,草薙几乎没在家里呆过,甚至不曾好好睡过。就算十束回来,先前因为病了几天一直在酒吧二楼那张破床上将就,这下总算想起回家了。

  刚进门就飘来一股封闭空间的窒闷感,趁草薙换鞋的空挡,十束已经快速窜去各房间开窗通风了。他对这里的点点滴滴都熟悉得无以复加,但是现在它们有了不少变化,曾经整洁到令人生气的厨房开始积灰,客厅甚至还摆着喝到一半的易拉罐,地板也毫无生气,这实在不像草薙的作风,不知道他是有多久没正常使用过这儿。

  还有一个明显的区别是在草薙的卧室里,原本空荡荡的墙上多了一个相框,装着十束的照片——是被安娜临时偷拍的那张,表情有些不自然,却是十束生前唯一一张照片。

 

  “天天举着相机,却几乎没给自己留下影像。”随后进来的草薙发出声音,擅自离开的笨蛋,连贴在墓碑上的遗像都找不到,最后翻出了这么一张,结果还是没有用上,被草薙挂到了自己房里。

  “我不太习惯被拍嘛。”十束说着举起手来用拇指和食指摆出方框,像以前做过的那样按下心灵的快门,向草薙眨了眨眼睛,“记在心里,不是更好的保存吗?”

   

  轻快的表情一瞬间仿佛回到床头柜上草薙、周防、十束三人合照的中学时期。

  

***

  

  刚认识的时候,十束就像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意外,没缘由地坚持不懈地缠在周防的身边,令草薙也感到困惑。熟络以后,草薙曾半开玩笑地提起,“当时你说尊能够成为真正的王,从那时就预想到未来了吗?”

  “怎么可能?”十束反驳地极其迅速,他并没有预言未来的能力,只是从一开始,周防就给他一种王的感觉,“king”这个称呼一喊就喊了这么多年。

  人和人之间,仿佛有命中注定的线牵引着。

  然后,他遇到了周防,认识了草薙。

   

***

   

  果然还是保存在心里,才不容易触景生情吧。十束看着中学时期的三人合照若有所思地在心里暗叹。

  真想能有很多机会,再与你故地重游。

   

  如果不是因为草薙刚才一直注视着他,并不会留意到这片刻的失神,十束很快又弯起眉眼,“对了,今天可以好好享用草薙哥家的大浴缸啦~老规矩哦?”说着摆出石头剪刀布的手势。

  但草薙只是慢慢走过去,伸手把十束举起来的拳头握进掌心,轻轻拥住他,好像拥住自己余下的全部生命。他清晰地感觉到怀中冰冷的体温,深呼吸了口气调侃道,“幽灵……也需要洗澡吗?”

  “机会难得嘛~虽然不是必须的,而且……”十束腾出手来卸掉草薙的外套,抬起目光与面前这个比他高出很多的人对视,“我可以帮草薙哥搓背。”

   

  结果两个大男人挤进了同一个浴缸,虽然十束身板挺小,但对于草薙这种长手长脚的高个子而言,还是有点伸展不开。

  “早就说了,两个人是不行的啊。”

  “偶尔也想看看草薙哥窘迫的样子呢。”

  每次一起泡澡都避免不了这样的对话重复,十束饶有兴趣地看草薙屈着腿将就浴缸空间,然后将自己的腿收回来,坐高了些,总算多出点空间。

  之前在水里还没注意到,现在却看得清清楚楚,十束胸前被子弹穿过的痕迹。草薙心口兀地收紧,那个他一辈子也不愿意相信的场景又突然冒出来,他想伸手抚摸一下那道讨厌的伤痕,问问他疼不疼,却不知为何沉默了许久。

  “没事,没事,现在的我是没有疼痛感的。”最终还是十束先出声,嬉笑着仿佛炫耀什么特异功能。

   

  是啊,你就在那不负责任地笑吧。

  只要还让我看得见你一如往常的笑容。

   

  草薙忽然出手攻击了十束的腰,挠起痒痒,“感觉不到疼痛是吧,那这样呢?”

  “犯规啦…草薙哥……”

  ……

  有水滴从花洒里落下来,伴随着欢笑声,迎接夜晚的到来。

评论
热度(3)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