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4

  草薙做了一个梦,梦中他还穿着中学制服,已经和周防认识并形影不离了,一个星期总有那么一两次逃课溜出学校。或许得益于周防常年厌烦的脸和令人感到压迫的气场,倒是从没有人告发过他们。

  在梦里,草薙被周防仅仅因为饮料喝完了这种理由就拉出课堂直奔校外。

  “尊,这种事就翘课也太过分了。”草薙忍不住出声嘀咕。

  周防没有回答,一脸你不愿意可以不来的表情。

  “我是担心你毕不了业。”明明理亏的不是自己,却又解释了句。

  “无所谓。”

  真是当事人不急旁观者急,草薙暗暗叹气,自己这是交了什么朋友啊。但还是在周防翻遍口袋也没凑够零钱的时候上前去解了围,然后看对方选择百年不变的草莓牛奶。

  “我说你,看起来那副样子,但有时候意外的孩子气嘛。”一脸认真地咬着吸管喝与形象完全不符的粉红色盒装饮料,这场景是周防少见的可爱之处。草薙总抓住机会调侃,随手拿了瓶汽水,跟上假装没听到的周防的步伐,往附近小树林走去,他们经常在那里爬到高高的树上或发呆或休憩。

  周防动作迅速地上了平时常呆的位置,在多枝的那段靠着树干屈腿坐下。草薙转身走向旁边另一棵树,却发现上面已经有人了。他便就地枕着手臂躺下来,睁开眼睛视线恰能看到树上的人,目测比自己小了好几岁,身板也很瘦弱,正拿着小弹珠在研究什么的样子。

  不知道是从弹珠里印出了影子还是无意发现,上面的小家伙忽然低头与草薙对视上,“啊嘞……这是占了你的位置吗?”

  这个面貌好像有点熟悉,却又记不太起来哪里见过?他的敏锐也让草薙惊讶了一下,“不,并没有。”虽然确实是自己之前选中的位置,但本来就不是私人领域,算不上谁占了谁的。

  “不好意思啦,我忽然好奇高处看到的景象是否一样就上来了。”

  “那有什么不同吗?”被对方一本正经的解释逗乐,草薙也随意接过话题。

  “「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这话果然不假。不过看得远,却也看不清楚了。”树上的人说着又笑起来,拇指和食指捏着弹珠举到眼睛前,“毕竟,这个不是真正的望远镜呢。”

  “那为什么不带一副望远镜?”草薙也就是随便问问,却没有马上听到回答。

  过了一会儿,才又有声音响起,“其实,我不太知道真正的望远镜什么样……也没有钱买。”

  “……抱歉。”

  “没事,没事,总有办法的。”咦?好像说了奇怪的话,这要什么办法?树上的人尴尬地敲了敲额头,冲着草薙打招呼,“我叫十束多多良,你怎么称呼?”

  ?!这个名字……梦里的草薙觉得好像有什么撞击到了脑神经,但转瞬即逝捕捉不到,机械地回答道,“草薙……草薙出云。”

  

  正凝视草薙睡颜的十束忽然听到他自报姓名,愣了一下,随即噗嗤笑出来,伸手轻轻贴近草薙的嘴巴,隔着两公分的位置停住,用手临摹嘴唇的形状,草薙哥还会说梦话啊。

  

  有什么东西掉下来,落到草薙耳边,他转过脸,见是刚才树上那人拿的小弹珠,有点疑惑。

  “果然不行呢,抱歉,可以从那里离开一下吗,不然恐怕会砸到你。”那个自称十束多多良的人正蹲在枝干上,做出要跳下来的姿势。

  喂喂,不是吧,要从这么高的地方直接跳下来?草薙赶紧起身阻止,“你做什么?这样下来会受伤的。”

  “没事,没事,总有……总会顺利的。”十束弯起眉眼笑得半是若无其事半是苦涩,要不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爬下去,也不会采取这种下策。

  “好了,别着急,慢慢来。”草薙看出他的困境,抬起手臂边安慰边指示他按着树枝分叉点一步步往下挪,好在这棵树自己平时老爬,还算熟悉。当十束落到比较低的地方,往下也没有支撑点时,他伸出双臂,“现在可以下来了,我会接住你的。”

  “啊……”被刚认识就这么好心的草薙惊讶道,十束一个愣神,还没准备好就滑了下去,落进草薙怀里,突如其来的重量使两个人都摔倒在地。

  这时周防也察觉到这边动静,迅速下了树,朝这边走来,一手拉起草薙,一手拎起十束,“两个白痴。”

  “喂,尊,第一次被你这么说有点不是滋味啊。”

  “真有王者风范……”十束的话却是悄悄淹没在发亮的眼眸中。

 

  躺在床上的草薙全身随之抖动了一下,把床尾什么东西踢落出去,自己也被东西落地的声音叫醒,发现十束正看着他,有轻柔的声音问道,“做噩梦了?”

  “不,只是梦里摔了一跤。”

  “继续睡吗?”天已经微微亮,有光线透进来。

  “睡够了,你一夜醒着?”

  “幽灵也不需要睡眠啦~今天,去看看king吧?”

  “正有此意。”

评论(2)
热度(4)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