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3

  “想吃点什么?我去做?”阳光下的草薙看起来心情不错,这几天躺床上饭来张口,让他迫切地想多活动活动。

  “草薙哥,你又忘了,幽灵是因为被思念而具现化,就算一直不吃东西也饿不死。”十束弯起嘴角解释道,又俏皮地眨眨眼睛,“总算我也能帮你节省点开支啦。”

  ……是……这样吗……是啊,只是幽灵呢。

  草薙看着眼前真实到毫无区别的十束,低下头半自嘲半开玩笑地接了句,“如果思念太多,那你岂不是要被养胖了?”

  十束却突然变认真地给出回答,“所以说,草薙哥千万不要过多地去想念呢。”

 

  虽然并不需要进食,但十束还是陪草薙一起吃了饭,他想前段日子的草薙不知道漏了多少餐才这么憔悴。

  在外人眼中,吠舞罗的二当家永远无所不能、气定神闲,就算是十束,也很少见到草薙情绪失控的样子。他抛开悠然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基本都是因为把自己搞得满身疮痍却毫不在意的周防,草薙总在这种时候焦躁而又愤怒地叫道“你想死吗?”但周防只是露出苦笑,轻拍他肩膀,走出门外。

  空荡荡的酒吧里转瞬便只剩下草薙和十束,那时,自己说了些什么?

  十束想起来,草薙和周防争吵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插嘴,甚至不去看他们,只是默默坐着,在最初那种静寂甚至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好久,他才出声问道,“你要一个人待一会儿吗?”

  而草薙回答,不要。“你就呆在那里吧。”

  然后,他们就那样不出声而又默契地共享着同一片空间。

  在后来的日子,被这么沉默或不沉默共享的二人空间逐渐增多起来。

 

  “在想什么?”草薙发现这个十束比起以前那个喜欢捉弄人爱看好戏的闹腾家伙有些安分得离谱。

  只见十束把碗里的东西拨开分成三份,指着其中一份没头没尾地问,“草薙哥,你觉得1/3是什么概念?”

  “并不太多,也绝对不算少。”

  十束把前两份并到了一起,慢悠悠地送一口进嘴里,“如果前面2/3都不见了,那最后的1/3就比看起来有分量多了。”

  “嗯?”

  “八年,真的是很长的时间呢。”十束又把草薙碗里的东西拨开分成三份,其中一份有意偏少,他补充道,“对我而言,和king、和草薙哥度过的时光比整个生命的1/3还要多,不过对草薙哥而言,八年还算不上1/3。”

  “但这比例会随着年纪增加而改变,再过一年和你认识的时间就也达到我人生的1/3。”草薙终于弄明白他的意思,相遇前的时间已经固定,所以越往后,相处的时间越久,所占的比例也越重。

  “草薙哥陪我度过了人生的1/3还要多,我却没有陪草薙哥同样久。”

  “毕竟我比你大了四岁啊。”

  “很不公平嘛,在这种事上也占草薙哥便宜。”

  “到大家都七老八十了,这个比例就会很接近啦。”

  “嗯!所以我要陪草薙哥度过第二个八年,第三个八年,把差距缩小~”

  “……笨蛋,都凉了。”

  

  好像宣誓般,说着幼稚的话语,却传递来坚定的决心。

  让草薙觉得这么多天吃到嘴里的食物,第一次有了味道。


***

 

  幽灵活动比常人更自由,也感觉不到疲惫和疼痛。

  相处的时光里,十束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总是抢着做很多事,令草薙无奈又略显惊讶。但对方只是解释为“从来都是草薙哥照顾我,偶尔也让我照顾你吧”。

 

  有时还会拿出图纸写写画画,等草薙想靠近瞄一眼时又连忙藏起来装傻,好像在密谋什么重大计划。草薙也不揭穿他,反正最后总会知晓的。

  十束对着图纸上的未完成事项浅思,他希望可以陪草薙把所有在余生中可能发生的事情都经历一遍,即使将来只有草薙一个人,也因为有共度的回忆而不会觉得太艰难。

 

  深夜的月色中,他会悄悄醒过来,转身凝视草薙的睡颜,然后掰着手指乱算,要缩短1/3的差距,惟有活到很老很老,一起走很长很长的路,可惜……只能以这种方式。

  不知道要多老,多长,才够呢?

评论
热度(2)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