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2

  草薙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二楼周防睡的那张破床上,不远处十束站在墙壁旁边,凝视着周防心情不好时在上面用拳头砸出的痕迹。

  眼睛适应光线后,草薙才注意到头好像很疼……发生什么了?

 

  十束似乎察觉到他的动静转过身,慢慢走近沿床边蹲下,“终于醒了吗?吓了我一跳。”

  “嗯……怎么回事?”

  “说着说着草薙哥就忽然晕倒了,第一次见到你生病呢。最近太辛苦了吧……”

  “那真是丢脸了。”

  “怕楼下沙发太凉会加重感冒,就把你挪这里来了。”顿了一会儿,十束又加了句,“要是你还像以前那样,可能我再费力也扛不动。”

  “唔,倒是没想到你有这么大力气。”

  “是草薙哥轻了不少。”

  草薙用手在被子底下稍微支撑着坐起来,尴尬地开起玩笑,“男人年纪上去了要注意发福危机嘛。”

 

  “失去王的族人,都这么不小心地感冒发烧吗?”想起上个月有位氏族成员前一刻还出手救人后一刻就支撑不住晕倒在地,十束忍不住轻轻嗔怪了句,“其他成员呢……?”

  “我让他们各自回家了,小八田哭着不肯离开,还不如安娜沉得住气。啊,安娜我也送到清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了。”

  “果然是草薙哥会做出的决定。这里关门了?”

  他们冲着赤王聚集于此,平时基本围在你的周围,当这两个中心都不在了……我想不出还有继续下去的理由。草薙吐了口气,摆起笑容伸出手勾了下十束的鼻子,“反正一直在亏钱,不如早点关门吧。”

  “一如既往的英明,除了把自己搞到这么逊……”虽然认识这么多年,十束记忆中却从没见过草薙被生病打垮的样子,他拿起先前放在床头边的桃子罐头,“以前生病了,草薙哥就会给我桃子罐头,每次都好得特别快,这东西真的很有效呢。”

  那是因为你每次嚷嚷着药太苦不肯吃我才出此下策啊……草薙想像从前那样吐槽,临出口却变成了,“亏你还能找到这种东西。”

  “因为上个月刚刚买过呢。”十束说起一个多月前的雨夜碰到夜刀神狗朗的事,“有机会的话,还真想听听他和前无色王的故事。”

 

  “……你那天碰到了麻烦?”

  “诶?”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漏了嘴,连忙想装糊涂含混过去。

  但草薙某些时候的敏锐并不输他,“我就知道不可能是意外,每次遇到麻烦都不说,还真是笨蛋。”

  “诶嘿……”十束干咳着笑了笑,作为一个干部,力量却弱到连小弟都要担忧,这大概是他人生极少数几件被打击到的事情之一。

  “我一直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好你,明明干什么都叫你一起的,为什么偏偏又忘记看好你?”草薙忽然发出自责的抱怨,脸色也变得低沉沉,如果他多留意点,事情或许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静默片刻,十束拍了拍草薙,“无论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他看向墙壁上那些被周防控制不住力量时砸出来的痕迹,这样的结果只是时间问题。

  “草薙哥,你要好好休息一下,别想太多。”

 

***

 

  在十束细心的照顾下,身体素质本来就不错的草薙很快好转起来。连着躺床上好几天,该想的不该想的都想了个遍,这会儿他倒是有种豁然的感觉了。

  阻止不了命运的步伐,就跟着它往前走吧。

 

  前几天下的雪慢慢融化,天气又变冷了一些,但太阳的出现让人心里明亮许多。

  十束把盆栽一个个摆放到后院沐浴阳光,然后对着其中那盆细小的植物在说悄悄话,看到草薙马上展开大大的笑容,“早上好啊,天气很不错呢。”

  草薙一眼注意到他又习惯性地将外套随意丢在哪里了,“笨蛋,穿这么少不冷吗?”

  “其实,气温高低对我而言并没有区别……”穿得再多,身体也还是冰冷的,因为只是靠强烈的思念才出现的幽灵而已。

  一时间有些错乱,不过草薙转念又想,管它是什么物种呢,只要看得见、摸得着,甚至还能像这样对话,不就和以前没区别吗?

  他挨着十束蹲下身去,看着那盆细小的植物,“几天不见,又长大了一些。”

  “照料有方嘛,真想看看会开出什么花。”

  “无论开出什么样子的花,一定都很好看吧,因为是用爱浇灌用心等待的。”

评论
热度(3)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