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如果冬去春来 chapter1

【无所谓有的前情提要《你听得到》】

漫画13话有感#幽灵梗#这种东西,只要自己想看就能看见。

过分强烈的思念,大概可以穿越生与死的界限。

 

一  

  在周防尊成为赤王以前,草薙出云并不相信有科学无法解释的离奇事件存在。直到那天亲眼看见挚友头顶上空光芒炸裂,悬挂着一个巨剑形状的发光体,他才初次露出惊魂未定的失态样。

  十束多多良对此有着孩子气的牢骚,“草薙哥永远镇定得令人生气啊”。因此有段时间,他总在半夜装神弄鬼,但每次都被对方摸摸头,像对待小孩子的恶作剧般一笑而过。认识到这并不能吓唬草薙,便放弃了这种幼稚的招数。

     

  没想到此时,会真的以这样的形态与曾经日夜相对的人重逢。

  从不相信灵异现象的草薙,看到不久前被命运硬生生带走的十束又像往常那样朝他微笑,第一反应是最近休息不好出现了幻觉。但很快,他就闻到熟悉的气息,耳边也传来喋喋不休的亲切的声音。

  为什么……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确认自己是不是需要去开点安神药,却仿佛摸到了真实的触感,甚至可以清晰感觉到这个“十束”的体温比平时更偏低,大概因为下雪的天气还显得有些冰冷。

   

  “这好像是草薙哥第一次这么认真对待意外出现的我呢。”

  “恶作剧也要有个限度,笨蛋。”

  这样的对话就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过,草薙忽然愉快地接受了这暂时还没弄明白的情况。

  这么多天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的人,回来了。

  那个舍不得离开却不得不离开的十束多多良,回到他眼前来了。

   

  多年前还是个初中生的十束经常缠着草薙和周防玩各种临时起兴的游戏,他特别喜欢在捉迷藏时等快被找到的前一刻忽然跳出来,做着夸张的鬼脸把来人吓一跳——虽然要付出挨拳头的代价,却乐此不疲。次数多了,连慵懒的周防都开始有报复心理,“让你躲让你躲让你躲我偏不找——”,十束还是固执地蹲在藏好的大石块后面就是不肯出来,最后免不了要草薙圆场,从另一边轻脚绕过去,在十束跳出来之前就伸手拉起他——找到了,回去吧。

   

    从那时候起就是个笨蛋呢,草薙默默感慨了句,像以前一样伸出手去拉起十束冰冷的手腕,不过最后还是会乖乖被我找到,然后一起回去吧。

   

***

  

  HOMRA酒吧里的摆设还跟十束离开前一模一样,连他那些被八田吐槽为老头子爱好的盆栽都好好生长着,没有出现缺水枯萎的迹象。

  “草薙哥真是用心呢……”

  “每天早晚照料两次,像你做的一样。”总觉得你过段时间就会回来,这后半句没被说出口。

  但十束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轻声回答,“所以,我回来了。”

  

  草薙凝视着被放在桌子上的盆栽,想起一些往事。

  有天十束带回来一种细小的植物,说它有一个凄美的传说,会开出蓝蓝白白的花瓣。这花的生长与其它植物也不同,并不需求太多养料和水,只要有人定时给予爱的关怀就会顺利开放。

  科学主义的草薙对此保留绝对怀疑的态度,但十束每天都给其它植物浇水撒养料,对那盆花只是微微笑说说话,虽然未见有花开放,却也奇迹般地缓慢成长着。

   

  “我并不相信有那么离奇的事,但是这些天来,我却想要相信。”

  “嗯。”十束注意到那盆细小的植物被放在与其它盆栽有些距离的地方,好像比他上次拍照纪念时又长大了些,甚至有一两个隐约可见的花苞尖儿似乎就要从枝头冒出来。

  “我也像个笨蛋一样,给其它盆栽浇水,对它只是说说话。”草薙有些苦笑,“同时又很怀疑,仅仅靠爱就活得下去吗?”

  “它活下来了。”

  “就像你突然出现,我并不明白什么原理,却觉得真有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也不错。”

   

  “草薙哥,还记得我们夏天时候碰到的那个幽灵小孩吗?”

  “嗯?在找走丢的伙伴那个小孩?”

  “幽灵就如照片和影像一样留着生前的感情,因为有人牵挂而存在。只要感情足够强烈,就能跨越生死界限吧。”十束低着头触碰那盆细小植物的花苞尖儿,如果真的是靠爱生长,猜得出来草薙投入了多少关怀。“虽然不是很懂,但猜测是太强烈的思念可以把幽灵具现化出来。”

  “这么解释也能说得通,不过尊……我们的王……”很多人对他的思念同样强烈。

  “不知道是不是要有同样的意愿回应,我曾经想过如果死后还能留在这里就好了。也许king反而觉得奔向了自由?”

  “笨蛋……”

   

  “草薙哥,你一直不知道吧?这种花的花语是「让心中挂念的人与你一起生死」。”

  “……我开始相信非科学了。”

评论
热度(5)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