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青春三十题

说是青春,但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题目来自微博,基本都很短,自娱自乐。

 

1【私密日记】

草薙出云翻遍了HOMRA,也只见乱七八糟的小玩意,找不到任何关于十束的影像和只言片语,忽然觉得没有写私密日记的习惯真是太讨厌了。

 

2【不能说出口的幻想】

十束多多良在十八岁的春天做了一个朦朦胧胧的梦。

梦中的草薙对他说,十八岁虽然未成年,但也算大人了。

 

3【慌张避开的目光】

“你有什么事在隐瞒?”草薙注意到穗波老师带安娜来过之后,十束和平时稍微有点不一样。

“啊哈哈~”这时候,傻笑应该是最好的应对方式吧。

 

4【在窗前长久地追逐那个人的身影】

吠舞罗的成员们基本都有耳闻十束很早就缠着赤王喊king的事,却不知道他还偷偷溜进草薙的学校,趴在窗台静静观赏那个大四岁的学长,无奈参加校运动会三千米长跑的身姿。

 

5【逃学、翘课】

看起来就是一副优等生模样的草薙出云实际上翘课率位列年级前三。

——原因是他认识一个逃学少年周防尊和一个差点辍学少年十束多多良。

 

6【伤脑筋的课业】

在周防尊抄完两年前的作业后,草薙出云以为自己终于解脱了,门外适时响起十束多多良来找他借四年前练习本的声音。

 

7【尝试抽烟/酒类/违禁品】

从中学起就常出没于某间酒吧的十束,对违禁品向来没什么意识。

因此,当他伸手夺过草薙嘴里叼着的烟却被对方迅速阻止时,终于露出了一丝不解和委屈的神色。

 

8【告白】

十束不小心打破草薙从国外花高价收藏的珍贵酒杯,愣了几秒眯起眼生硬地转移话题:

“咳,草薙哥,我爱你用调酒师的语言怎么说?”

“碎碎平安。”

 

9【夏天的暴雨】

体质偏弱的十束曾有一次被骤降暴雨淋得全身湿透,结果严重到连草薙和周防都传染了感冒。

但三个人的空间就算充斥着病菌,仍是欢声笑语的时光。

 

10【一个人的海边】

而稳固的三角架被强行拆散之后,纵然是世间最广袤美丽的天空与海洋,也不过徒增生与死的遥远距离。

所以后来的草薙再也没去过海边,因为这里的所有美好,都已经被永远收进了某个人的心灵快门中。

 

11【走过一条街时牵起的手】

等红绿灯的时候,草薙下意识地去拉身边的手,他知道十束总是喜欢在这种时候天马行空神游,却只抓住了一拳的空气,才意识到距离十二月已经过去很久。

 

12【故意装作看不见】

刚同住的那段时间,十束特别喜欢装神弄鬼玩各种诡异游戏,都被草薙回以“你脑子坏了吗”视而不见。

但现在,草薙却真的希望那种只在半夜出没飘来飘去的东西是真的存在。

 

13【对方的肩膀】

他们握住了周防的手,同时感觉到肩膀上一股热流,首先反应过来的十束掀开草薙的衣服,见他右肩胛骨处多出鲜明的吠舞罗标记,再看自己左肩是一模一样的情形。

“以后,都要一起走下去了呢。”

 

14【打架/疼痛/受伤】

即使成为了赤王的氏族,草薙也并不喜欢以暴力方式解决问题。

他唯一一次不是完全地否定这种事,是十束被看周防不顺眼的人打伤腿住院——因为那天,他们真正见到了对方。

 

15【替别人告白】

“草薙哥,刚才有学姐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你来我们学校是专门干这种差事吗?”

“可是每次都有丰富的回报诶~”

“那也不能要我被粉色信封淹没啊!”这已经是本周第十七次看到十束拿着画满爱心的信封来找他,口袋里还露出半截贿赂品,草薙终于忍无可忍咆哮道。

“不过,如果你亲自来念的话,我可以考虑听一下。”

 

16【初吻】

十束多多良有一个奇怪的习惯,喜欢倒着跨坐椅子,双手搁在椅背上。在只有凳子的房间里,他偶尔会显出迟疑,然后就一直站着。

草薙出云对此有所察觉,用脚勾一张凳子到身边,利索坐下,拉过暂时还不明所以的十束,按着他跨坐在自己大腿上,“怎么样?特别定制的椅背仅此一份。”

十束反应过来,咯咯笑出声,像往常那样将手臂环上眼前这“椅背”的肩膀,“比起冰冷的木椅,确实是柔软许多。”说罢捧住草薙的脸,轻轻吻了上去。

 

17【溜出家门的约会】

草薙带着在情人节生日的十束去游乐场弥补错失的童年。

小四岁的伴侣不禁欢呼:“太棒了,两个人这么行动,就像约会一样。”

大人姿态的草薙只淡淡回了句:“哪天不是这样?”

 

18【藏在被窝里拨打的电话】

在最开始的时候,十束曾对终端机这种新事物有过那么一点儿兴趣。每晚睡前必用终端和草薙说晚安,搞得对方哭笑不得,伸出手想敲醒最后却只是摸摸身边的脑袋,“就算好玩也不用这么传话吧?”

 

19【毕业那天神秘失踪的纽扣】

女生们失望看着草薙胸前第二颗纽扣的位置已经空荡荡才不甘心又无奈地放走了他。

草薙费劲从人群中钻出来,一眼看到十束在不远处冲他狡黠地笑,拇指和食指轻捏着一颗小小的扣子。

他长呼一口气:“你偶尔也有点用处嘛。”

十束却不怀好意地调侃:“并不限于这点哦。”

 

20【学校的天台上】

从学生时候起,十束就经常溜出课堂往天台上跑,每次草薙找到他都会看见这样一幅情景,那家伙正枕着手臂以极其嚣张的姿势仰躺着,书包被随意丢在一旁,有时闭起双眼小憩,有时瞪着天空发呆。

草薙俯下身揉揉他的脑袋,顺便拿出三个午餐盒,“起来吃饭了。”而跟在后面上来的周防则会毫不客气地一脚踹过去,前一刻还在故作少年愁的十束马上就会喊痛跳起来,抢着明明一样的便当。

当时他们还不知道,在楼顶吃便当,真的不是好迹象。

 

21【莫名疏远的瞬间】

除了不可抗的命运,世间没有什么能让那三个人彼此疏远。

 

22【唯一的浴衣祭典和来不及欣赏的烟火】

记忆中,那是他们难得一起参加浴衣祭典,当时伏见还没有穿上青色制服,镰本在夏天瘦下来还没人嫉妒揶揄,最重要的是,那个笨蛋还未擅自离开。

时光流转,多年后的夜晚,却连给安娜准备的生日烟火,都来不及点亮就永远失去了机会。

 

23【从高台跳入泳池】

这么羞耻的事我就不参与了吧?草薙刚走出两步就以安全原则为理由退了回来。

充满兴趣的十束却跃跃欲试,紧跟着周防从十多米高的地方蹦了下去,结果在泳池里呛着水喊救命,好在周防就在不远处,一把将他捞了上来。

草薙急急忙忙跑过来,这回还没等周防动手就一拳敲上十束的脑袋,“不会游泳你还敢玩啊?!”

 

24【梦里做了羞耻的事情】

第一次在成年男性的梦中出现了十束的身影,草薙觉得实在有点儿不对劲。

但醒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家伙不知何时悄悄溜进了自己的被窝。

 

25【毫无准备的性行为】

十束注意到旁边的动静,换了姿势侧身面对草薙,把头埋进他劲窝里,手却在被子底下摸索着来到草薙下半身,在对方阻止之前抢先贴近他耳畔,“弄脏了呢,草薙哥。”

这种事就不必说出来了吧,草薙在心里无奈吐槽。虽然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但被人这么直接点明,还是稍显尴尬。

十束却没有罢休的意思,嘴唇触碰上两毫米距离的耳垂,手也适时掀开衣服下摆探进去,比常人偏低的体温在清晨炽热的对比下愈加明显。

有微弱的晨光从窗帘缝隙漏进来,洒到地板上,草薙刚刚适应了突然而至的体温差,又听到十束带着刚醒时特有的慵懒声调慢悠悠吐出几个字,“不如醒着再做一次梦?”

 

26【对未来的憧憬和喜悦】

对草薙出云而言,在26岁那格外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天后,人生词典里似乎就被抹除了憧憬和喜悦。

 

27【情绪低落】

从草薙出云戴上墨镜起,心灵的窗口便被悄悄遮挡了起来。

偶有吠舞罗新来的小弟好奇这个万事游刃有余的二当家情绪低落会是什么样子?

“大概只有十束先生不高兴的时候,草薙先生才会跟着消沉吧。”

“不过,十束先生好像不知道生气和低落。”

被美食买通的镰本力夫解决完全部贿赂品,也没想出看穿二当家另一面的好办法,徒留新来的小弟直呼被骗。

 

28【对所有事产生倦怠感】

草薙看十束又在摆弄新入手的老式摄像机,随口调侃道,“无论干什么都三分钟热度的你在这件事上意外地长情呢。”

“如果有足够时间的话,我对它也会产生倦怠感吧。”要是生命允许一直往前走,大概就不需要这些用以回头望的东西了。

“那还真是意外。”

“不过我对草薙哥永远都感到新奇。今天,你左边袖子那几颗纽扣很别致哦。”

 

29【流浪/离家出走】

如果死亡只是灵魂离家出走了,那能在原地等到它回来吗?

十年后的草薙来到当初那个楼顶,看向底下灯火通明的城市,再一次确认了十年前的结论——这样的夜景真的没有拍摄价值。

 

30【交换信物/特殊意义的礼物】

嵌入十束血液的耳环,虽然初衷是为了有朝一日或许能抑制周防力量的暴走,但谁都不希望真有需要这个作用的那天。

草薙亲手帮他戴上去的时候,也仅仅只是作为普通的装饰品来看。

可惜事与愿违,最终他还是为周防戴上了同样的信物。

 

【END】

评论(15)
热度(25)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