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出多] 那群老去的男人 chapter8

【第八章】

  

  “诶?!真的吗!king答应了?”十束差点从床上蹦起来,又苦于手脚正被束缚着。

  “是啊,你可以安心养伤了。”草薙将周防送出医院,见附近有便利店顺道买了些日用品和水果,把吃的用的分开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到床旁边,“别那么激动,小心伤口又裂开了。”

  “king怎么答应的?果然还是要靠草薙哥说情吗……”

  “那倒没有,我只是分析下事情利弊。毕竟,三天两头往医院跑也很麻烦。”

  “总觉得有点挫败感呢……”

  “反正尊是一个重结果的人,他看起来虽然严肃,只要打开最初那扇门后就很好相处,你的辛苦没算白费。”草薙摸摸十束垂下来的头安慰道,“所以,等伤痊愈就好实现啦。”

  “嗯嗯!我趁这几天空隙再完善完善剧本。”

  “不用这么急,好好养着吧。想吃什么?给你削个苹果?”

  “好~”

  草薙拿起水果刀专注削皮,他现在已经可以很熟练地保证果皮的完整性了,蜿蜒持续的一个个圈中仿佛照出有同样情景的往事。

  

  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削苹果还是很多年前的平安夜,十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来“如果能在午夜完整削掉苹果皮,可以看见未来伴侣喔”这种荒谬言论,偏偏那时他脑子不好使,又对什么都感兴趣,拉着草薙跃跃欲试。

  为了制造十分期待三分紧张的微妙感,十束还把灯都关了,点起蜡烛,地上一大袋苹果透露出他对自身技术没信心,但还是像拿手术刀般小心翼翼握起水果刀,全神贯注削着果皮,比预想中更快地失败了,却毫不灰心地换了一个又一个,直到草薙终于看不下去,抢过水果刀,也在烛光下认真玩起这荒谬幼稚的游戏。

  袋子里只剩最后一个苹果时,他们总算削出连续不断的果皮,未来的伴侣会长什么样呢?也许是好不容易才达到条件,连草薙都冒出这样明知不可信却忽然有些在意的疑问。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有出现。

  昏黄的小空间里,只有对方的身影在各自眼眸中熠熠发光。

 

  草薙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十束,十束笑着伸手接过,大大地咬了一口,发出清脆的咯吱声,就像多年前的夜晚,面对太多失败品无力解决,但每一口都在齿间留下香甜的回响。眼前的情景好像和那时重叠起来,有个念头在脑海中飞闪而过,因为太快了几乎没有捕捉到。

  也许当初,我们真的看见了未来伴侣的模样。

 

 

  十束住院期间,周防带着Fight Club里其他人的关心和问候来探望过一次。见十束在病床上铺着小桌子埋头涂涂写写,他有些好奇地拿过稿子,看到那个被描述为“红头发的独来独往的人”,画到纸上却是大头圆脸火柴身的Q版造型,实在有损威严。

  这跟我哪里像了?周防在心里嘀咕着,草薙上次说起十束从小是个孤儿,却临时想拍什么孤独的主人公,令他觉得才不过两年就跟不上如今大学生的脑回路,但既然答应了,总会言而有信——毕竟他也不想再发生这种事,而且俱乐部那群人统统站在了十束那边——被动妥协的周防只好拿出演员的自觉看起剧本。

  故事不算复杂,应该很快就能完成吧。

  

  由于力量被惧怕而无人亲近,这点倒和自己有相似之处。只是他并未因此苦恼,虽然操控回忆的脑细胞可能故意忘记了一些事。

  

  小时候的周防还不像长大后这么崇尚独自行动,偶尔也会和同龄人嬉戏玩闹,不过男孩子热衷的气力游戏他每次都能轻易取胜,渐渐就没什么人愿意喊他加入了。大概天生懒洋洋的,所以他也不介意,一个人和很多人实际上没多少区别。

  有次,他像往常一样爬到树上打盹,结果被树下动静吵得睡不着,让正要进入休眠的人睁开眼睛是超级不爽的,而看到的景象则加剧了这心理,目测大他几岁的小混混头目强拽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看来很不情愿却又挣脱不了,不远处正是之前每次比力量都输给他的同龄伙伴,三四人躲在树后不敢出头。

  真是孬种。周防不屑地呿了一声,从树上跳下来,稳稳落到地上。他当时并没有见义勇为英雄救美之类的意识,只是打扰睡眠的人罪不可恕。虽然对方身后带了几个小弟,痞笑着看他,还将拳头啪啪啪捏出声音表示手痒,周防却没半点理会的意思,径直走上前,将小女孩从头目手中拉出来,转身就走。对方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追上他,但只是被他头都没回的一拳正击中了鼻梁骨,几个小弟见势蜂拥而上,再先后嗷叫着倒地。树后那三四人等小混混相互搀扶着逃远了才走出来,对目瞪口呆的小女孩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可能是被震住了,谁都忘记和周防说谢谢,虽然他根本不在乎这种事。

  回家途中,有只金毛的小型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尾随着他,被无视后甚至跑到跟前躺下来四脚朝天翻肚皮,连一起玩过的伙伴都逐渐不再接近他却被动物以这样的方式表示亲昵,周防表情难得起了点变化。那金毛小狗似乎察觉到他眉目间细微的松展,伸出舌头在他脚边绕了两圈,然后一路都欢快地跟随左右,直到周防进屋都不肯离去,看起来就像一只丧家犬终于找到主人等着被领养。

  那条金毛小狗在周防家门口蹲了两星期,终于打动这位沉默寡言的饲主,放它进屋了。就像草薙后来说的,「尊那个人,外表那么严肃,在某些方面却意外的孩子气呢,只要打开最初那扇门,就很好相处」。之后的日子里,每当周防又去树上打盹或河边捞鱼或哪条偏僻小路瞎逛,自己送上门的金毛小狗都紧紧跟随着他,粗神经的周防甚至每晚睡觉前都一定先检查小狗是否进屋了,这在那些后来认识他的人眼中是无法想象的事。

  当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时,却被一个风雨夜悄无声息地改变了。那时已步入冬季,天气慢慢转冷,他比平时更早地召唤小狗进屋。没过多久,仿佛季节倒置般忽然狂风大作,骤雨倾盆,不幸断电了,有邻居敲门来借蜡烛,周防摸着黑去开门又摸着黑翻箱倒柜却只找到上次没点的生日蜡烛,和打火机一起递给对方。这摸着黑的空挡,他没有注意到,金毛小狗以为外面有什么窃贼,警觉地出门查看,不知何时被关在了门外。

  第二天早上,他才发现小狗没有在那个专门为它准备的小窝里,平常去过的几个地方也都没找到,虽然有点着急,又想或许是小狗回原来的家了,但他总觉得无论如何不会这么不告而别,每天开门都隐隐期待着它会像当初一样蹲在门口,直到两个星期后,确实看到了小狗的身影——不过,是冷冰冰的。被折断的小腿上绑着刻意扭曲字迹的纸条,大意是威胁周防做人别那么嚣张之类。他只瞟了一眼就扔了。虽然他也想过是不是小狗在那个狂风暴雨夜不小心冻死了,但眼前看来,身上多处被虐伤的痕迹,应该不是天气的错。也许是以前什么被他揍过的人早就想下此毒手,却碍于小狗平时都和周防寸步不离,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就丧心病狂,谁知道呢?唯一确定的是,什么都改变不了小狗已死的局面,他沉默地在当初捡到这条金毛小型犬的路上挖了个坑,简单地埋了它,就像从未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他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接纳了那个自己跟上门的小家伙,当他习惯对方的存在后,又在两个星期的不安后,接受了对方惨死的事实。只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活生生的东西在他暴力撂倒一大片人时还敢死皮赖脸缠上来。

 

  遗忘许久的往事又从脑中浮现,连周防自己都怔了一下,实际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想起来,在十束从小巷子跟着他的那天晚上,忽然就时隔多年地梦见过那只金毛的小家伙。

  也许从那个时候起,他的生活就注定了会被身上带着金色元素的家伙乱入。初遇蠢极的草薙,难缠的十束,都顶着一头闪亮亮的嚣张得令人生气却又发着光令人无法拒绝的金毛。

 

  周防意外地伸出手来,用力揉了把十束的脑袋,就像他当初揉着那只金毛小型犬一样,毫不温柔却传递了欢迎进屋的信号。

  “King……有什么意见吗?”十束摸着头,不太确定地问道。

  “可以增加一个情节。”却听见周防认真地提出建议。

 

※(第八章完)

评论
热度(4)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