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出多] 那群老去的男人 chapter7

【第七章】

  

  结果,草薙接到电话的时候,十束已经被送进了医院。

  赶过来的路上,草薙大概了解了事情始末,才知道十束那天在酒吧所说的“用力量说话”是怎么回事。

 

  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与认真程度,十束不要命地在Fight Club向周防发起挑战——当然都被无视了。但是有看热闹的和被收拢而希望帮点忙的人们,却自愿当着十束的陪练员,他们没有天真到奢望这个瘦弱的少年能打破“力量之王”的传说,只是隐隐又期待着发生一点儿意料外的事情。

  以十束的体格,竟然也巧妙地化解了几个比他强壮许多的对手的出击,观战的群众渐渐兴奋起来,纷纷为十束呐喊加油,偶然到场的周防不禁也心生好奇,大约是意外的逆转总引人瞩目,周防随意坐在旁边观察起来。他注意到一般人在搏击时总是奋力出拳,然后另一方适时躲开再给予回击,但十束似乎完全不懂这些套路,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灵活地回避,待拳头的攻击力减弱,再以手掌包裹还击,弄得对方一愣一愣的。

  还算个有点特别的小鬼吧,周防在心里给出评价,不过他的力量太弱了,再好的技巧也拿不上台面。他掏出一根烟,咬在嘴里正要点火,就看见十束轰然倒地,但好像不是被搏击的对象打败的。离十束先前所站的位置不远处,一个沙袋忽然落下来,旁边的人本能地挥臂躲闪,沙袋就往十束的方向砸了过来,正击中腰部,十束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沙袋也跟着压在他腿上,他甚至顾不上嗷叫,只觉得阵阵痛感袭来。

  观战的群众仿佛都呆滞在那里,还是周防动作迅速地将沙袋拨开了,然后才有人手忙脚乱地打电话叫救护车。摔倒、疼痛什么的在这里都并不稀奇,只是巨大沉重的沙袋对比单薄瘦弱的十束,看起来有点揪心。

 

  草薙推开病房门,见到的情景便是十束的左腿已经被夹板裹住固定着,手臂也绑了绷带挂在脖子上,连脸颊和额头上都贴了几块消毒的纱布,他有点哭笑不得,“喂喂,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看来要草薙哥养一辈子了啊~”十束自知理亏,乱开着玩笑转移话题。

  “我说你啊,继续在尊身边晃悠,还会发生这种事哦。”草薙不吃他这套,专注着眼前现象,“那家伙周围,只有一群会打架的人吧。”

  “不是他们弄的啦,是我自己没躲开沙袋……”

  “所以还要我说的再明白点吗?那地方不适合你去。”

  “唔……”

 

  “你来了啊。”周防一手插在裤兜里走进来,跟草薙打了个招呼,一手把医生开的消炎药丢在十束床头。

  “尊,有些时日没见了,还是老样子嘛。”

  “那这里交给你了。”周防一脸不高兴,对现状感到很麻烦的样子,随后转身面向十束,揪住了他的头稍微使了点力。

  “King,你干什么……”十束被突然的袭击吓到,此时手脚又不方便行动,只能用言语发出抗议。

  “你的头,我轻易就能弄碎。别再来了。”周防丢下这么一句话,才松开手。

  十束愣了一下,随即又弯起眉眼嬉皮笑脸地回答道,“没关系哦。不过,我相信king不会这么做的。”

  周防却没再回应,转身往门外走去。

   

  “真是不要命。”草薙扶额,走过来帮十束揉着脑袋,“这么执着可不像你啊。”

  “草薙哥,脚趾甲附近好痒哦~”

  “不要转移话题,我有点后悔给你出主意了。”

  “没事没事,那个地方很有趣诶,激发了我不少灵感呢!”

  “那就换个主题或换个人选吧,尊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

  “但我要找的人就是king那样,而且我对这主题很感兴趣。”十束撅起嘴,在草薙面前显露出一丝委屈。

  “等你腿好了,我陪你随便找座什么山爬一爬,看看路边不知名的小花,或者下次采购我带上你,随便去哪里转一圈,你就转移注意力了。”

  “草薙哥说的我好像随随便便就能改变想法的花心菜一样。”

  “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怎么会,我对草薙哥可是这么多年都很感兴趣。”

  “好啦,好啦。”草薙拍拍十束,轻轻抚上他绑着绷带的腿和手臂,好在医生说并无大碍,“痛不痛?”

  “不痛~”

  “是吗?”

  “有点……”

  “唉,真拿你没办法。”

  

  草薙知道十束虽然是个兴趣广泛的人,但他每次转移注意力都是因为对旧的目标已经掌握得很熟练了,像这样叫他半途而废,是怎么都不会肯的了。

  拿得起放得下的前提,也是要先拿起来呢。草薙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要自己出马。

  

  

  “又改造你那破车了吗,来得够快。”周防懒洋洋地站在小天台上,发出低沉的揶揄声。

  “啊哈哈,我很欣慰啊,尊终于也会说笑了。”草薙拿出打火机和烟盒,想到这里还是医院范围,又放进了口袋。他和周防在别人看来性格有点违和,却微妙地保持了多年的深厚交情,每次周防找他都是直接到酒吧来,难得用电话联系一次,还以为有什么特殊的事。

  草薙毫无诚意地代替难缠的家伙表达歉意,“十束好像给你惹麻烦了啊,不过,敢这么缠着尊的人可不多见。”

  “哼,不知死活的小鬼。”周防手肘撑到栏杆上,在周围乱晃悠还赶不走,真烦。

  “无知无畏才是青春嘛,还真令人怀念。”草薙看着不高兴的周防有种看好戏般的心理,在这方面,或许他和十束有同样的恶趣味。

  “只是个怪人罢了。”明明不会打架,却和一群喜欢打架的人相处泰然。如果用猛兽来比喻狂放不羁的周防,那十束就好比是驯兽师吧。

  “是个有趣的怪人哦。”草薙在镜片后眯起眼睛笑着,“就像尊一样。”

  “要为小鬼说话就不必了。”

  “呀,有这么明显吗?”

  周防瞟了眼草薙故作惊讶的样子,懒得吐槽。他并非细腻敏感的人,对周围事物向来不太关心,但认识草薙这么久,能让对方接到电话后马上赶到现场的,除了家人和自己,好像这小鬼还是第一个。

  “你还挺关心那小鬼。”

  “嘛,就像弟弟一样呢。”

  “这倒稀奇。”以前从没见到,也没听草薙说起。

  “他在全寄宿制学校,很少出来,上大学后倒是老往外跑,可你又不怎么来了,没机会介绍。”

  “反正我也没兴趣。”

  “还真是冷淡呢,尊。被他知道了会伤心哦。”草薙看起来带些半真半假的苦恼,“好像有点棘手啊,连我都劝不了。”

  他见周防没反应,又接着絮絮叨叨起来。

  “要不尊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十束肯定不会放弃,从没见他这么一根筋。”

  “出院后还天天跑过去,搞不好真的会出人命诶。”

  “虽说我和警务处挺熟的,但要是闹了人命,也没那么好办啊。”

  “你也知道,Fight Club这种场所本来就在合法边缘……”

  “万一因为什么负面事件被报道,可能就关门大吉了……”

  “嘛,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可以介绍你去以前呆过的研究所,至少你不会因为失业而苦恼。”

  

  草薙以前呆过的研究所,周防想起来打了个冷颤。他不太知道草薙在那里具体做些什么,但那段时间,连他都敏锐地感觉到了草薙的异常,那是与平时不一样的,无精打采的,对生活严重消极的,完全陌生的草薙。

  他才不要去那种地方。

  

  “实在不行,大不了你来我这里做事嘛,我现在也有钱雇人了。至于Fight Club……”

  

  去草薙的酒吧干活?不不,那比朝九晚五的写字楼恐怖千万倍,平时笑嘻嘻的草薙,因为某个不小心被打碎的酒杯,或者无意弄脏的吧台,或者搞乱了什么国外采购的名酒摆列顺序,都会瞬间变成比周防更可怕的对象。

  他才不要玩这种危险游戏。

  

  “怎么样,尊?还是来我这儿比较合适吧,就算你偷懒我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呿……”周防厌烦而又无奈地叹了口气,妥协地问道,“那小鬼搞什么名堂?”

 

※(第七章完)

评论(5)
热度(2)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