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出多] 那群老去的男人 chapter6

【第六章】

  

  “King!”

  周防离开后,觉得有个轻盈的脚步一直跟在身后,走出巷子时,那脚步的主人终于忍不住出声叫唤,他回头见是刚才那个瘦弱的少年正从不远处冲他微笑。周围没其他人,但是king?周防加深了眉头表示疑问。

  十束三步并作两步快走上前,歪着头指了指消失在身后的Fight Club,俏皮说着“霸占王座的king~”,但周防只是咂了咂舌没做理会,继续往前,十束在他身边错开一点距离,朝着同样的路线前进。

  

  走出巷子绕过繁华街区进入另一条小路,周防见十束还没离开,于是停下来,斜过头看向旁边,他比十束高出许多,厌烦的眼神在俯视下显得更有压迫感,但十束却一脸云淡风轻,好像周防只是墙角忽然窜出来的小猫。

  

  “喂,你这小鬼到底有什么事?”

  “啊咧~king终于开口了~”

  “哼,有事快说,没事快走。”

  “我是有事相求,但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呢。”十束坦荡荡地回答。

  “那就别开口了。”周防也干脆地拒绝。 


  “嘿,果然如草薙哥所言啊。”十束微微弯着眉眼,似乎为追寻的问题越来越接近自己的答案而由衷喜悦。

   

  认识那家伙的人麽?周防听到旧友的名字稍微松展开眉头,但马上又升起一团疑云,看这小鬼还是学生的样子,草薙那家伙步入社会好几年了吧。不过也不奇怪,草薙和他不一样,周防独来独往惯了,草薙却是八面玲珑,交际范围向来很广,上至什么学术专家下至街头摊贩,连周防的Fight Club都是因为草薙和警务处打过招呼,才能在那个看似被遗忘的小巷安稳地存在着。

  当初,他刚兴起这个想法的时候还被草薙取笑了一番,并下赌注表示没过多久就会关门——人太少而倒闭,或人太多令周防觉得麻烦而放弃。不知道是和草薙抬起杠,还是他天生就适合暴力美学,周防一声不吭付诸实践,不料很快就有人拥戴这里并崇拜着他。草薙来过一次现场,见到这些用原始方式发泄着现代压力的人们,忽然觉得理解了周防,比起别的职业,这种完全凭力量解决的事情,确实是更符合他。于是帮周防打好了招呼,甚至亲自设计了名片,印上了宣传语。

  虽然周防觉得草薙刻意美化了这行为,但草薙说做生意就要有核心广告语来打动人心,比起让他朝九晚五呆在方方正正的写字楼日复一日,这里给予的自由太具诱惑,就任由草薙将其合法商业化,并做了最初的推广——当然后来也不需要了,而周防也有了固定收益,他觉得比起草薙三天两头到处采购,半夜还要自己做清扫,他这个老板简直当得太惬意——或许他的脑子比草薙更好也说不定,偶尔,周防会有点得意地这么想着。

  

  “那家伙说我什么了?”似乎忽然有了好心情,周防这样问着,好奇草薙会怎么谈论自己。

  “草薙哥说king是很可爱的人呢!……嗷好痛……”十束撒谎不打草稿,马上就吃到教训,头上被周防狠狠揍了一拳,他捂住脑袋,认真思考起草薙揍人的行为是不是从周防这里学来的。

  周防用大手毫不费力地抓住十束的头,“不管你和那家伙什么关系,我不保证还能忍耐多久,你最好马上远离。”

  

  “抱歉抱歉~”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十束显然毫无悔改之意,仍不紧不慢跟着周防,“King,你说刚才那些人孤独吗?”

  周防默不作声,十束也不着急,像是自言自语般继续讲下去,“他们喜欢这里,是因为能找到很多同类吧?回家充满笑容是靠在外发泄后而得来的结果。跟最亲近的家人也无法吐露的压力和烦闷,却在陌生人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想想还真是微妙呢。”

  “我只关注结果。”虽然明白十束的意思,但周防并不习惯去关注内心情愫,在他看来,只要达到预期目标,过程采用什么方式无所谓。

  “我在草薙哥那里看到一个观点,有研究称现代社会近2/3的人曾被心理孤独困扰,不知道是不是也包括刚才在Fight Club的那些喔。”

  “无聊的研究。”周防毫不客气地给出评价。

  “我倒是挺感兴趣,所以尝试着想拍个片子,其实已经写好脚本,就只缺主人公的表演者了……”十束抬起右手捏着下巴,带着点期望的表情看向周防,“是一个红头发的独来独往的人,不觉得跟king很像吗?”

  周防面无表情。

  十束想了想,看来跟这种人还是有话直说比较好,“所以,king,我想邀请你本色出演~报酬什么的……嗷……”话还没说完,又挨了一拳,十束痛得嗷叫了一声。

  周防看着这个不怕死活的小鬼,还没别人敢向他提出这种荒唐要求,要不是看在草薙面子上,可不是一个拳头的事情,“不想死就赶紧走。”

  十束知道今天再说下去也是徒劳,而且天色也晚了,他笑着做了个息怒的手势表示投降,“好啦好啦,再见哦,king。还有,皱眉容易老~”自己在心里偷偷把最后一句改成了,我不会放弃的。

  

  

  然而,坚持一段时间后,就算是十束也有点垂头丧气了。他试过每天守在Fight Club,勤劳地做起记录、清扫工作,好像摇身变成这里的经营人员,虽然打扫之后和原本环境反倒有点不匹配,但干净总是让人心情好的,这从那群强壮者的表情中能看出来;他从草薙那里打听到了周防在食物上只留意过草莓牛奶和某种酸辣汤,于是不重样地准备起各式各样的草莓汁,连其余水果饮品也变着法子奉上;甚至临时学会做冬阴功汤,红红的看上去很辣,尝起来味道却意外的复杂,其他人都被十束的毅力感动了,周防在这方面倒也毫不犹豫地接受,对着N年前好奇过的东西实打实摆在眼前,还有些恍然地感慨了句“原来冬阴功汤是这样的”,却没表现出半点条件交换的意思。

  

  受到打击的十束趴在草薙的吧台上,第一次对自己的人际能力产生了挫败感。草薙强压着想笑的心情,假模假样地安慰他,“你也不必沮丧啦,尊跟别人不一样。”

  “你现在心里肯定在取笑我。”

  “怎么会呢,咳。”草薙用手遮挡着忍不住弯起的嘴角。

  “草薙哥!别装了,嘴角都歪了。”

  “抱歉啦,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在尊周围晃悠。”

  “不过很奇怪啊,明明草薙哥和他关系这么好。”

  “我又没整天缠着他。嘛,可能因为我们认识得早,中二时期的友谊在长大后显得格外珍贵罢了。”草薙顺口说起和周防的相识,要不是看十束太像被霜打过的茄子,他并不打算回想这么蠢的事情。

  

  “啊哈哈!真的啊!”十束果然捧腹大笑起来,“没想到草薙哥也有……呃因为太帅而被人甩什么的真不是你夸张吗?还有king,啊哈哈,原来他好奇冬阴功汤是这么回事!”

  “King?”

  “他不是Fight Club的力量之王嘛,这个称呼很适合他吧。而且,K也是我的主人公名字。”十束怀着小心思又加了一句。

  “还没死心呢?”

  “这是不可能的吧。”提起这个,十束又有点灰心,“早知道就人为制造一场又中二又蠢的相遇,没准king会产生共鸣而答应我。”

  “喂,当着事件主人公的面你可以收敛一点吗?”草薙深刻认识道,为了安慰这种人而坦白自己的黑历史,真是天大错误,“善意提醒,对于二十四岁的成年人,把他不忍回想的中学糗事又完整重现,自己考虑一下后果吧。”

  “糟了,我当时不知道冬阴功汤是这么回事,还给他做过呢。”

  “那个估计他自己都忘了。”

  “哎,我想到了!”十束像是在困了半个月的迷宫中终于找到出口般蹦了起来,“对于king,就要用力量来说话!”

  “哈?”

  

※(第六章完)

评论
热度(3)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