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出多] 那群老去的男人 chapter5

【第五章】

  

  十束空出一只手来敲了敲门,展开惯有的笑容等在外边。他想,如果对方真如草薙所说的拒人千里之外,他就假装是送外卖的,刚好这个点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而午餐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人在饥饿时对递上门的美食没有拒绝的理由。然后等对方开动,他可以面对面坐下来随便起个话题,他有信心,聊上两分钟,彼此就能推心置腹——这并非自负,而是有以往许多经历作为基础验证的结论。

  他曾在一次旅途中知道了初次见面以后也不会再见的某个陌生人五岁趴窗户边偷看隔壁家女儿却被狗咬到的牙印到现在还没消褪;

  在一次排着超长队伍买门票时晓得了身后的男人四十岁生日喝醉酒后拨给太太的电话却喊着初恋女友的名字而正苦恼该怎么赔罪;

  甚至在一次被草薙拉去庆祝获奖时得知邻桌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自从六十七岁失去深爱的老伴就再也没有哪个晚上能好好安睡……

  咿呀,最后这件事好像是不小心耳尖听到了。当时他和草薙沉浸在喜悦的氛围中,旁边那桌理应很欢乐的家族聚餐却意外低气压,然后可能是同住照顾父亲的儿子向嫁出去的女儿诉说起老人健康状况,他也不是有意的,只是那些话就溜进了耳朵里,使得他和草薙都不好意思再碰杯。

  

  嗯?好像过了蛮久,门还是关着,一点动静都没有。门内倒是仍时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十束又敲了两下,还是没反应,有点犹豫地问了句“抱歉,我进来了?”随后伸出手去直接推开门,一瞬间他还以为到了什么格斗场。

  靠近墙壁有些人戴着拳套击打沙袋,而整个场地中央划了个圈,好像是在进行两两较量的什么比试。说拳击,又没那么规矩,倒更像是凭原始力量而搏击,直到输的人自愿结束才算停。

  十束注意到放在前排的一块告示板上记录着每周的“力量之王”,有个名字基本是屠榜状态:Suou Mikoto。根据草薙告知的消息,周防尊是少见的红头发,应该很显眼,但他环视了一圈也没看到这么个人。放下袋子,他拿出一瓶水递给身边最近的人,并笑着打起招呼,那人迟疑了一下,接过十束递来的水,和他随意洽谈起来。

  

  “你都到这儿了,还搞不懂干嘛呀?一般人找不着这里,我也是由前面的人领过来。但老板并没说禁止地址外泄——毕竟开门做生意嘛,只是大家好像约定俗成地不去传播,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现代社会压力大呀,有时在公司受了气回去就想发泄,搞得家庭不和睦。不过现在好了,要是觉得心里有气堵着,我都先来这里干一架,就算输了也神清气爽,每天回家都是充满笑容的。”

  “我们都特别崇拜老板,创造了这么个地方,说实在的,普通人想不到,就算敢想也不敢做。不过他最厉害的还是力量……你看前面那块告示板,自从老板加入战场后,王的宝座就没被别人坐过了。”

  

  “老板?”十束发出一声疑问,总觉得草薙口中的周防尊不太像是有老板的样子。

 

  “就是尊先生啦,有些人喊他老大,我才来不久,还是叫老板顺口。”可能喝了太多水,肚子不合时宜地发出咕噜声,那人有点尴尬地看了看十束放在地上的袋子,“那个……你还带了什么吗?”

  “有很多呢,你自己挑吧?”十束蹲下身解开袋子,推到对方面前,“那尊…老板不在吗?”

  “他呀……嗝……他看情况的,有人向他挑战就会过来,不过都被两三下解决了。”那人往嘴里塞着糕点囫囵咽下,狐疑地打量起十束,“不是吧?难道你想挑战?我有话直说啊,你这身板估计半下都顶不住。”

  “这么厉害?”虽然十束本意不是这个,但他还是好奇起来。

  “你看看在场多少人,每个都比你强壮多少倍,然后,这所有人在这里的梦想都是打败老板——不过像我,就不做这种白日梦。”

  “除了有人挑战,他平时就不过来吗?好歹是老板吧?”十束在心里盘算起来,难道今天要白跑一趟?这倒没什么,但若是出现时间都不定,就有点不好办了。

  “老板独来独往的,也不管事,不过不妨碍大家当他是偶像。”

  “没什么联系方式吗?”

  “不知道,我刚来的嘛,应该说,这里没人和老板熟到那种程度吧——而且我怀疑他不用通讯工具,神出鬼没的。”

  “那要见他,不太容易呢……”纵然是十束,也有点沮丧了。

  “说起来,你找他干嘛?总不可能来挑战,看起来……你也不像是有压力需要发泄的人。”

  “这个,暂时还没定论~”

  “不说算了,我也只是随便问问。”

  “呵呵,跟你讲话还真轻松呢。”

  “因为在这里,总是让人神清气爽啊。”

  

  

  虽然不知道周防什么时候会出现,但十束打听到了最近有个人跃跃欲试,可能这几天就会发出挑战书。为了不错过,十束几乎是每天跑去蹲点,还好周防虽然不知道哪天会出现,但出现的时间基本是固定在傍晚太阳下山时刻。

  赤红色的夕阳消失了,赤红发的力量之王就登场了。Fight Club流传着这样的话。

  

  总是挂着笑脸又带来好吃好喝的十束,虽然一次也没和人搏斗过,大家却十分乐意地接受了他突然的闯入,纷纷谈着自己所知道的关于“力量之王”的传说。十束知道这些人,是真心地崇拜周防,也真心喜爱并且需要这个地方,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把不痛快与伤害留在了这里,把笑容与爱带回家。

  不知道那所谓近2/3曾被心理孤独困扰的人是不是包括这种有压力有多余的力量需要发泄的人呢?十束坐在一群比他强壮很多倍的人中间,天马行空地想着。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男人的到来。

  

  周围好像响起了一阵欢呼声,马上又安静下来,周防沉默地走进来,余光懒懒瞟向四周,掠过十束时皱起的眉头加深了点,这么瘦弱的少年坐在一群壮士中间,怎么看怎么违和,这里是全凭力量说话的,他不知道少年怎么收拢了那些比他强的人,不过,周防也没兴趣知道。

  他甚至没戴上拳套,就轻易击败了那个全副武装的挑战者,这结果似乎大家都不意外。

  

  十束并不关心结果,他定睛坐在那里从上至下审视着周防,赤红色的头发、一直没舒展的眉头、嫌烦的眼神、沉默寡言的嘴巴、甚至那低头握起拳头的样子……简直都太!合!适!了!

  就好像是你在脑海中想象了很多遍,用了很多语言描述也没表达出来,很多颜色涂抹也画不像,你的镜头一直寻找却从未如意的那种直感,在十束看到周防的时候,蓦地豁然开朗了——就是他。

  

※(第五章完)

评论
热度(7)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