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出多] 那群老去的男人 chapter4

【第四章】

  假设将来由于什么意想不到的原因,周防尊成为了超级名人,基本上是挖掘不到任何八卦轶事之类的东西。这倒不是说他没有花边生活,而是无论他曾经的邻居、共读的同窗、历届校领导和每一任老师、甚至街头打过架的不良团伙,提起周防的事情,都会呈现“无话可说”的反应。唯一例外的那位穗波老师,可能在被采访时歪起脑袋思索良久,最终给出一句“周防同学很可爱啊”的评价,这也仅仅是因为她本身天然呆。

  小学时还没有那么明显,升入中学后,周防好像自带了怪异气场,或许是他那常年皱着眉头的厌烦脸,或是那头惹眼的红发,或是高大身躯造成的压迫感,让周围的人下意识感到恐惧。正好他也讨厌身边有人转悠,倒对这种状态悠然自得。

  从未想过,上面的假设会因为后来的什么人,而被轻易推翻。

 

 

  无论多少年后回忆起来,草薙出云和周防尊初次遇到,都、非、常、蠢。那是中学某个深秋的傍晚,夕阳还没有完全沉下去,晚风已迫不及待吹起,时不时卷落几片叶子,草薙坐在学校附近的湖边望着水面层层涟漪出神,因为缺乏安全感而提出分手的对象总数已经比当前年龄都要多了,难道太有魅力也是错?草薙打开一罐新的啤酒大口大口灌进嘴里,使自己看起来尽可能像位合格的失恋者,享受爱上层楼强说愁的少年特权,可惜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心里却没半点沮丧情绪,他低头瞄了瞄脚边几个凌乱的易拉罐,其实根本只是找借口在未成年时偷偷喝酒吧。

  “啪”地捏扁手上的罐子,干脆玩起打水漂游戏,等罐子全部扔完了,又卷起裤腿跑到湖里一个个捡回来,在这单调的循环中乐此不疲。

  

  大约是第三或第四次去捡罐子时,天上忽然掉下来一个巨型物体,在草薙身边砸出两团超大浪花,也把他全身上下浇了个遍。接着他看到有颗红色脑袋冒出水面,粗鲁擦掉脸上的水珠四处扫视,然后又潜下水去打捞起一辆自行车,单手架着淡定地往岸边走去。

  “喂……”草薙忍不住出声,这个人是白痴吗?

  “嗯?”周防回过头来,不明所以地看着草薙向他走近,才注意到草薙的衬衫和裤子都湿透了,估计是刚才遭的殃,可是……他看了看自己,非常诚恳地吐出一句,“我,也弄湿了。”言外之意是,尽管很抱歉,但就算你强迫我也变不出干衣服来。

  草薙当然没听出他的抱歉,也没介意衣服的事,他只是好奇,“你……从哪里掉下来的?”

  周防闻言指了指临湖的一个草坡,把自行车扔到了岸边,自己也就地坐下来。

  “不是吧?那你是第一勇士了嘛~”草薙真不知道是同情还是该笑,确实有很多学生会在放课后从上面骑自行车冲下坡看谁先刹车来比试胆量,他也玩过几次,基本上都遵循安全第一的原则,像这样直愣愣冲进湖里的还是头一次见到——应该也后无来者吧?

  “没在玩那个。”虽然很少参与同学的游戏,但现在也有人正在比试,他看到后就明白了草薙的意思。

  “哈?那都能飞下来,真服了你。”草薙觉得有点意思,踢走碍事的罐子,挨着周防坐下来。

  “忽然想冬阴功汤是什么,一不留神就过头了。”周防轻飘飘地解释道,抓起地上被捏扁的罐子,也沿着湖面丢出去,不过因为用力太大,罐子猛地栽进湖里,过了会儿才又浮起来。

  “冬阴功汤?那是什么?”

  “不知道。”

  关注重点不太对的草薙出云和讲话没头没尾的周防尊,就那么在湖边你一下、我一下地丢起罐子打水漂,一边随口扯些有的没的,幼稚又较真地比试谁的花样更多、漂出水面更远,明明前者散发优雅成熟气质,明明后者自带独来独往气场,居然就在这样无聊的游戏中缔结了往后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革命友谊。

  

  顺带补充一句,这里的革命只针对草薙而言,因为和周防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各方面都直接被拉到了和对方同条水平线,至少有两年的饭是白吃了。

  周防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变化,除了渐渐喜欢起草莓牛奶——偶尔也想尝试一下未成年禁止的事情,却都发现草薙留下的啤酒罐子全是空的,然后对方会展开欠扁的笑容从书包里掏出一盒早餐搭售的草莓牛奶,“抱歉啊,尊,只有这个了。”

  

   

  十束看着草薙给他的名片,正面印有一个象征力量的拳头,反面那串英文字母看起来像是什么宣传语:「No fear, No distractions.*」最底端附注一行小小的地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余联系方式。

  还真是特立独行呢,十束想,那就登门拜访吧。

  

  那条街区以前和草薙出去兜风时有留意到,他还记得大概方向,时间尚早,于是决定慢慢走过去权当散步了,并在出门时随身带上相机,他喜欢拍日常中每天都在上演的普通人的生活情景,看似平常,却安定又圆满。中途路经一家超市,有采购出来的大人打开袋装零食哄着吵闹的小孩,十束看笑了,迈步进去准备也买些吃的,无论何人,无论何时,对食物总是没有恶意的。

  所以当他拎着一大袋七七八八的糕点和饮品,甚至还打包了一份寿司,出现在这个狭窄破落的小巷前时,看起来就好像外界突兀的闯入者。十束反复确认了几遍,名片上对应的地址是这里没错,而且前后不远处也确实是繁华热闹的街区,但这个小巷口却好像被罩上了隐形外衣,往来的人们对其视而不见,巷子里透着股被遗弃的、颓败的气息。

  十束呼了口气,朝着巷子深处走去,不时听到一些零零碎碎的撞击声和叫喊声,越往里接近越是明显,然后忽然传来重物倒地的巨响,十束并非胆小之人,但脚步还是猝不及防停滞了片刻。接着他看见身前不远处出现一扇门,上面挂着块不规则木牌,破得像从路边垃圾堆里翻来,牌子上用歪歪扭扭的笔迹写着:Fight Club。

  

* 抛弃一切,才有自由。出自电影《Fight Club》,觉得尊在某些方面有种毁灭的美学。

 

※(第四章完)

评论
热度(4)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