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出多] 那群老去的男人 chapter3

【第三章】

  镰本力夫辗转反侧到半夜两点钟仍然睡不着,爬起来倒了杯水解渴,还是没忍住开机消磨时间,夏天越来越接近,他总是闷热得失眠,白天也很没食欲,体重骤减的幅度与气温上升的趋势呈现出如胶似漆的高度重合,也许没过多久,上次见他还是冬天的那些人会惊呼眼前的型男从哪里穿越来。

  他点开热帖怀着围观的心态翻了四页,还是不懂伏见与十束讨论时话中带话的风格,也没兴趣考究字面底下别的意思。无论让谁来比喻,都会说镰本就像一个直线球,他的情深意重和冬天的脂肪一样毫不掩饰地摆在明面上,所以他喜欢八田这种直率的人,尽管对方比自己小一岁,却始终以前辈尊称——仅仅是因为对方在自己体态胖被人欺负时出手相助过。

  八田入学的时候,他作为上届学长代表去迎接新生,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刻意和女生拉开距离的身材矮小发色鲜艳的前辈,但因为夏天刚过对方没有认出尚且保留着标准体型的自己,然而在之后的几个星期内镰本都像东道主般忙前忙后,甚至连滑板爱好者协会的入社申请书都是他亲自送到八田手上。

  他就是这样,别人给一分好,他便还十分百分千分好。所以他不明白,以八田前辈和伏见那种交情,居然都能莫名其妙地渐行渐远了。

  如果情感这种东西也能像体型那样一目了然,绝对没有2/3的人会被心理孤独什么的困扰——实际上他怀疑连2/3000都不到,人总是自己把问题复杂化。

  这是来自一个「在冬天体会被异性排斥之孤独而在夏天感受被同性嫉恨之孤独」的特异体质者镰本力夫难得的感慨。

  

   

  花了不到两天时间,十束顺利构思好大致情节并起草了脚本。他并不赞同伏见的观点,网络终究是使人与人之间存在更多可能性的,至于感到冷冰冰还是相隔千里也能寻求同类,完全由自身心态决定。这种主观因素造成的隔阂,实在不应该被打上死结。相比之下,镰本的特异体质都比伏见的自寻烦恼科学多了嘛。

  “这,是天生的异能者?”草薙看完脚本后发出疑问,十束写的故事主人公K好似具有某种超能力,小时候只是微弱地表现为可以靠念力点燃蜡烛、为爸爸节省打火机、和邻居看忍者漫画时模拟表演火球术等没什么危害的喜闻乐见的举动,渐渐的口口相传开来,还被当地媒体视为奇闻做过专题报道,但随着K的长大,这种力量也越来越强,在他周围特定范围内,即使是大冬天也好像被火焰燃烧般灼热,甚至有人因此皮肤烫伤,好在医治及时,没留下什么伤疤。慢慢的,虽然对K充满好奇,却也没什么人愿意(敢于)接近他了。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只是假想了下被力量困扰可能挺有趣。”十束眯起眼睛,扯了几句伏见的八卦,“比起换种心态就能获取积极结果,像这样无法凭自己努力去改变的客观因素更令人在意呢。”

  “热带草原的狮子,就算有你这样的亲和力,要和毫无战斗值的羊羔和平相处,还是有些困难。”草薙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这样感慨着。

  “所以嘛,我对这种冲突产生了兴趣。不过,草薙哥不要老是借机损我。”十束有什么想法总习惯聆听草薙的意见,对方也能说到他心坎上,但还是听出了藏在话里戏谑的调侃而表示抗议。

  “喂喂,那明明是夸奖诶。话说回来,你这主人公为什么要特别设定成红头发?”那个被十束用蜡笔涂成红红一团的脑袋令人莫名地想笑。

  “因为红色象征着热情啊,可是他周围却很冷清,起到反差效果,而且火焰也是红色的。”

  “听起来不错,结尾你打算怎么处理?”草薙注意到后面几段写好了又被划掉。

  “还没完全想好,不过我是想表达积极一点的意思。”被涂掉的几种设想,终究还是不太合心意。

  “真有你的风格啊。那表演的人员呢?”在草薙的记忆中,十束一直是那种无论发生什么都认为「总会有办法」的人,跟他在一起,连自己都觉得生活中没有了阴霾。

  “我第一次尝试,就准备身边找些人,这样更有真实感。不过主人公要好好挑选……”虽然是初作,但十束仍希望尽可能做得好一点,关键人物是否合适就显得很重要。

  “这方面我也没什么经验,你要是需要赞助费,我倒可以帮忙。”草薙摆出一副大款的样子开起玩笑,“不过成功了要分红~”

  “你还真看好我。”

  “这是当然的吧,好歹我也教过你不少东西。”草薙用手戳了下十束的鼻尖,难得见他露出迟疑的语气,“你自己对表演人员有什么设想?”

  “最重要还是气质吻合,我在脑海里找了一圈,也没想到符合的人。”

  “我倒是认识一个家伙,跟你画的感觉挺像。”草薙想起那张脸上常年不高兴的神情又觉得不妥,“但他百分百不肯。”

  “哈?真的吗?总能说服吧?”

  “不…他跟一般人不同,浑身散发着切勿接近的气场。”

  “超级合适嘛!”十束兴奋起来。

  “他喜欢独来独往,我和他关系还不错,但也挺少共事,就算是你……也没可能说服他。”

  “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

  

  

  经过十束不死心的软磨硬泡,草薙妥协地出卖了自己很少共事的伙伴——那个有着一头红发、一脸不高兴神情、连社会混混见了都绕道的周防尊,但他同时提出要求,就算十束最后失败了(这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他也不会拿自己与周防的交情来帮忙。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或时光穿梭机之类的东西,号称自来熟技能满点的十束多多良,绝对不会在当时,想都没想、毫不犹豫、满怀乐观地一口答应。

 

※(第三章完)

评论
热度(7)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