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出多] 那群老去的男人 chapter2

【第二章】

   

  草薙请了顿丰盛的晚餐,并亲自开车将他送到校门口,上大学以后,时间比较自由,偶尔还会在周末或节假日去草薙的公寓凑个热闹,令自己于这偌大的城市里好像也有了能回去的家。让十束觉得认识这个人,真是超级赚的事情。轻巧跳下车,边和草薙挥手道别边倒退着脚步,直到车子掉头驶离学校,才转过身往宿舍方向走去,打开寝室的门,里面漆黑一片,他在墙壁上摸索着找到顶灯开光,室内摆设还和早上离开时一模一样,临近毕业,同住的舍友去了外地实习,回来时经常空无一人。

  十束倒也没有多余的感觉,走到窗户旁拉上窗帘,防止喜光的虫子飞来,随后打开电脑最近常播放列表,边听歌边坐椅子上翻起从酒吧带回的杂志。那篇文章里概括了心理孤独的几大因素,简单来说也就是人对外界的情感诉求没有得到相应的满足。

  他回头喊了声舍友的名字想讨论下这随意得出的观点,才意识到人家不在,耸耸肩膀,对自己的天然有些无奈,望着另一张空着的椅子出神片刻,决定上校园BBS随便逛逛。

  有一段时间没登陆了,收件箱躺着好多封未读消息,都是对他以前发表的帖子表示喜欢、求认识之类的招呼或直白点说是搭讪。略过毫无意义的表情,他挑了些内容认真的逐一回复,然后才去综合版发了个『研究表明现代社会近2/3的人曾被心理孤独困扰』的新话题。

  竟然很快就有人参与进来,不过却是激动的“诶?竟然看到了十束学长?好久不见!”虽然对方用了很帅气的昵称,不过由于校园内网论坛与实名邮箱绑定,查看详细资料就能知道对方哪一级什么学院是何人。

  原来是小两届的八田美咲,他刚入学就在高校滑板赛取得了冠军,和当时多幅作品参选摄影展的自己打过照面,十束借他的滑板玩过两下——虽然看着简单,实践起来却毫不听话,还是自己第一次在新事物面前败下阵来,之后保持着并不频繁的联系。他在网上跟现实中一样活跃嘛,十束笑笑,随意地聊起来。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哒酱还那么活泼^^」

  「那当然啦~看到仰慕的学长赶紧进来打个招呼≧▽≦说起来,怎么忽然对这话题感兴趣?」

  「随便聊聊嘛,下次创作可能换一下主题~」

  「哦哦学长还是那么喜欢挑战新东西!」

  「这是人生的乐趣所在^^」

  「不过我没什么孤独体验,虽然小时候因为名字被嘲笑过(真是不想回想的黑历史-_-||),但因为我经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被大一岁的人拥戴了!中学朋友也不算特别多,但有固定的同伴一起上下学,从没觉得孤单,虽然大学好像联系少了,不过这边也有新的同学……」

  「嘛~其实我和呀哒酱差不多啦,也对此没什么概念,所以才想发帖看看别人的想法~」

  「真是无聊。」计算机学院的伏见猿比古根本不关心这种没实际意义的帖子,他只是上来看一下今天的课程作业,因为自学进度和程度都远远高于集体教学,他心情不佳时便会逃课,然后在系版找到作业要求,花几分钟时间搞定、提交,在老师眼里始终维持着优等生的形象——按学业评定的话也确实是。今天本该跟往常一样,却无意中看到那个故作帅气其实蠢得要命的名字老在最新回复出现,他忍不住还是点进来看个究竟,见对方轻描淡写概括曾经形影不离的时光,心里又升起一股不适的感受,手指也下意识敲出这么刻薄的四个字。

  「原来孤独=无聊?好有趣的观点。」发帖者并不生气他的乱入,反而和颜悦色地接待起来,来回几番对话后,伏见有些后悔了,这个人让他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那种总觉得对方有哪里不对却找不到反驳点的糟心。

  「大概我一路走来是从无到有的过程,而别人避免不了失去,所以心理感受就不同。」十束觉得他还挺喜欢这个学弟的,不像八田那么活力四射,但看问题的角度很特别,于是毫无芥蒂地聊起自己的体验。

  「是因为你把一无所有看作是得到的起点,而别人只会抱怨这种处境不公平吧。」单纯的得到和失去都不算什么,最无法接受的果然还是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伏见觉得胸膛的烧痕好像又痒起来。

  「你说话还真有理科生风格呢,不过我倒是非常喜欢。」

  「啧。讲了这么多废话,也是我无聊。」伏见有点愤愤地下线了。

   

   

  伏见猿比古不喜欢电子时代。

  伏见猿比古就读计算机专业。

  这是有点讽刺的事实。

   

  都说有网可千里相会,但在伏见看来,网络的繁荣却让生活中原本亲近的人与人之间划开了遥远的距离。比如中学的时候,大家都只和身边看得见摸得着的家伙打招呼,座位相邻的同学渐渐会形成独特的磁场,固定的在自修时交头接耳、互抄作业;放课后比赛着冲刺到最爱的拉面店,就算挑食不吃蔬菜也有人帮忙解决掉;周末去对方家里打游戏,玩累了就直接躺地板上睡着;一起等待上学的巴士,分别戴着L与R的耳机,听相同的音乐。

  而在E时代,想与对方分享一首歌,只会敲开聊天框,点击发送文件。方便,却冷冰冰。L和R,什么时候开始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也许是那家伙无意中在网上看到某个滑板视频后,觉得超级帅气,而沉迷着练习了好久,起初伏见还陪着他玩过几次,但那家伙迅速地和其他练习者熟识起来,经常单挑比试、互相展现新技巧,伏见没过多久就觉得无聊,再也不去了。

  那是认识之后,他们第一次没有一起过暑假。

  虽然对方还是会给他传短讯,内容却逐渐地从「糟糕!睡过头了,晚到十分钟」「拉面店出了新口味~老时间会合」「今天家里没人,把你上次提到的游戏带来玩吧」不知不觉变成了「一起去广场吗?昨天从XX那里学到了超酷的起跳!」「看过网上那个OO视频没?简直是我偶像!」,即使打开聊天框也经常被各种网址附注着「很厉害吧」的评价刷屏。

  真是无聊。伏见想。旁边某人专属的坐垫上还搁着他独自前去电玩店抢购到的战果,伏见伸出脚轻轻将袋子踢进了衣柜底下。

  曾约定好的事情,如同专为对方而买的新游戏,还没拆开就被孤零零地丢弃在角落里。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3)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