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尊出多] 那群老去的男人 chapter1

【第一章】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午后,阳光如往常般对懒洋洋的学生发出逃课信号,腻歪的情侣们在校园草坪上分成好几撮或躺或坐。西边临湖的角落里,有个浅金发的少年交握双手枕在后脑勺,因孤零零一人而略显眼,他所处的位置已经被树影笼罩,似乎来了挺久。他就维持着那样的姿势,偶有小虫子嗡嗡飞过耳畔被赶走,这会儿大约碰到一只难缠的蝴蝶,先是在耳骨周围研究了会儿气味,又掠过他脸颊,最后停在眼角处不动,影响了视线。他只好坐起来,伸手挥舞了好几次,那只蝴蝶才拍打着翅膀飞走了,是一只少见的五彩缤纷的蝴蝶,可惜他不是生物系的,也没觉得遗憾。

  只是那五彩缤纷的颜色让他想起了一个地方,那里有个人,总是能用各种不同的颜色配制出最美的味道。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小灰尘和枯草片,他拎起书包,往校外走去。

  

     

  “十束,你今天没课吗?还是个学生却老往酒吧跑,不太好吧。”刚踏入这间被命名为HOMRA的酒吧,浅金色的少年就被一个戴眼镜的发色比他稍深的男人开口教育,语气流露出无奈。

  “草薙哥才是,当初接手酒吧比我还小呢,仗着几年时间过去就想不认账咯?”这个叫十束多多良的少年,无论何时面对眼前这位男人的劝告,总有无数理由等在嘴边反驳他——从十四岁开始就没变过。

  酒吧老板却在一个学生面前老是败下阵来,草薙出云默默叹气,是自己的错啊,没有把他的恶习扼杀在摇篮里,现在也只能自食其果了,边给十束调了一杯特别挑选的偏淡口味的酒,“说起来,你也快毕业了吧?想好以后去哪里了吗?”

  “比起那个,离校前的作品才是当务之急。”十束接过杯子,草薙调出的酒有种动态的美感,如同曲子里的音符伴着多彩的颜色在跳跃,如同他刚才见到的那只蝴蝶拍打着翅膀翩翩起舞,“这次我想突破一下,老是做些静态的摄影还是不够,所以想试试动态的表达,拍个小短片之类。”

  “你的话,一定能办到咯。”他对十束向来有信心,何况自己还当过一阵子私教,这令他看十束好像有种看自己亲手栽下的小苗长成参天大树的骄傲感。

  “目前还没什么好的想法,有点苦恼啊。”今天无聊到草坪上晒那么久太阳多多少少也是因此被困扰了,十束无精打采地趴在吧台上,一口饮尽了余下的酒,朝草薙晃动着空杯子调侃道,“倒是草薙哥,专注一件事情,技巧很精湛了呢。”

  “我姑且当作是赞赏收下吧。”

  “真过分,我可是真心诚意地夸奖。”

  “你对我说的比做的好听还少吗?”

  “啊呀~被看穿了……痛……”惯例地挨了草薙一拳,十束捂住脑袋,随手拿起吧台上订阅的杂志翻起来,“最新研究表明,现代社会近三分之二的人曾被心理孤独困扰……”大致浏览了下,整本杂志内容过于沉闷,根本不适合酒吧阅读,不禁感到疑惑,“这是新增的吧?以前没见过嘛,你换口味了吗?”

  草薙瞟了一眼十束手里举着的封面,“哦,那是叔叔之前落下的。”

  “原来如此,草薙叔叔还真是博学多识,连心理研究都有涉猎?”十束啧啧感叹,崇拜的情绪又加深了几分,“其实我好奇很久了,这间酒吧为什么叫HOMRA?”

  “叔叔年轻的时候挺喜欢音乐的…”

  “这我知道呀,还为此自学了吉他呢!”

  话才起头就被对方打断,草薙倒似乎习以为常,经过这么多年,对于自己眼里吊儿郎当的叔叔在十束看来却是英雄般的存在这件事早已不屑于吐槽了,所以每次十束打听叔叔的小八卦他都尽量如实告知——不然会被持续烦扰到得出答案为止,“你还想不想知道后话了?”

  “抱歉抱歉,一时激动,请继续——”

  “反正就是以前喜欢音乐结识一群人想成立乐队连名字都取好了最终由于各种因素没实现于是开酒吧的时候就用这个名字来纪念,完毕。”

  “哦、哦……”这种时候的十束与平常和草薙顶嘴的满肚子坏水的家伙仿若两人,双眸闪动明亮的光简直就像一个仰慕什么大人物的小孩,偶尔还会发表类似“草薙叔叔各方面都那么鼓舞人!”的羞耻感慨。

  “哎,真服了你。”

  十束也知道自己有点夸张,不好意思地托起腮帮子嘟囔着,“草薙叔叔是特殊的嘛……”

  “没看出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哪里特殊了。”

  “那是逍遥不羁啦逍遥不羁,这还不够特殊吗?^^”

  “跟脑残粉有理说不清。”

  “哼,都闻到醋味了。”

  “我有必要吃醋吗?”草薙缓缓抬起十束的下巴,将自己的面孔放大到他眼前,静静对视了几秒,然后笑着揉揉十束的脑袋,“仔细瞧瞧,你脑残粉mode比平时要可爱嘛。”

   

  “别取笑我啦,没想到草薙叔叔也热血过。”十束被盯得略微不自在,以前只知道他心目中那个高大全式的人物挺爱音乐,居然还差点干出组建乐队这种事实在出乎意料,“一定是群很意气相投的朋友吧。”

  “好像认识很多年了,酒吧刚开业时,他们难得聚到一起还现场表演过,虽然效果……”草薙没具体描述那场跑调到突破天际的演奏,反正在十束看来估计怎么都很帅气,何况作为一群中年人时过境迁的祭奠,光是那股缅怀青春的氛围也能感染大部分人,“我看他们当初写的作品,多数都是关于羁绊,有些人到现在也一直联系着,感情不错的样子。”

  “羁绊……吗?”十束低头看向草薙的叔叔落下的那本关于社会心理研究的杂志,若有所思,“如果没有羁绊,人是不是就会感到孤独?”

  “多少都有点咯?爱和孤独可是人类亘古不变的主题啊~”草薙转换语气,捏着嗓子发出细细的声音,模仿以前看过的电影主人公故作深沉状。

  “这么文艺的台词被你一讲变得好滑稽……”十束看他夸张的动作忍不住笑出来。

  “配合点好不好?”草薙歪歪脖子活动筋骨,以示即兴表演的辛苦,“你真要拍短片,没准还需要我客串一下呢。”

  十束被逗乐了,“那必须的。不过……孤独到底是什么呢?”

  到处看到这个词,身边也常有同学哀叹,十束每次都没什么概念,曾经在一堂作品赏析课上谈到某位大师对人在人群中的孤独表现时,终于忍不住悄声问邻桌女生,结果被对方回以不可思议的神情。

  明明是个孤儿,却不解何为孤独——这在别人看来总有些奇怪,连草薙闻言都愣了一下,“……你问这样的问题,真是拉社会仇恨值。”

  “唔,确实有点困惑。虽然小时候就一个人,可我有很多秘密基地,每天玩的花样都换不过来,从没觉得孤单寂寞之类——这些词还是后来从别人口中知道的。”

  草薙听他说起过童年,知道他会用废铁一样的口琴吹出各种乐曲,也很擅长捕捉虫子,还能在没有吃的东西时采摘野草做饭,甚至学会了所有和球有关的游戏,他对这个世界抱有太多的乐趣也确实很能自得其乐,才没有多余的空闲感到孤独吧。受叔叔影响,草薙也涉猎颇广,曾读过一点心理方面的书,与其说十束是粗神经缺根筋,不如说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自我保护,下意识地多做少想躲避消极情绪,他伸出手拍拍十束,“这样不是也很好吗?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值得知道啊。”

  “你了解的,我总是对未知充满兴趣~”十束嬉笑着回应,可能他是真的没心没肺,不过似乎找到不错的灵感,“要不下次创作就试试这主题?”

  “……选一个自己都感到费解的主题,你确定?”

  “挑战全新领域,才是人生的乐趣。”十束起身伸了个懒腰,仿佛松了一口气,拿起吧台上的杂志向草薙示意,“跟叔叔说下,这个我借走咯。”

   

※(第一章完)

评论
热度(6)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