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银魂][草薙出云&冲田总悟] 第1300个夜晚(下)

【下】

  

  “可以喝酒吗?你好像还小,或者来杯果汁?”在草薙的带领下,两人来到HOMRA酒吧,草薙找出珍藏的名酒,看了看对方粉嫩的脸,有点犹豫。

  “没问题,未成年的时候就早喝过了。”冲田边环顾四周边随口应道。

  “还真是叛逆啊,看上去跟外表完全不一样。”同行一路已相互熟悉了几分,草薙便随意开起玩笑,“草薙出云,算是这里的老板吧。”

  “我是冲田总悟。”

  冲田?草薙想起刚才墓碑上那个姑娘的名字好像也是姓冲田,“今天是……去看姐姐?”

  “嗯,真是受不了,从小就只知道照顾我,到最后还是耽误了自己的事情。”冲田接过草薙为他倒的酒,小小品尝一口,味道比平时接触到的要浓烈许多,这使他忍不住皱眉。

  草薙看着他的表情,微微牵动了下嘴角,到底还是个小鬼,脑中浮现那张照片上姑娘安定的笑容,“只要你过得好,就是她的心愿吧。”

  “所以才叫人受不了……”可能由于酒精的因素,冲田有点激动,回忆中有个不愿揭开的夜晚抛下濒死的姐姐赴战场,结果是自己亲手夺走了姐姐的幸福。

  “就是有些人,比起自己,更在意身边的人。”草薙想起曾经那个不怕死活的初中生,老是缠在尊的身边,说什么要成为King的臣下,对于自己的事却向来薄情。

  “也许吧,你好像感同身受?”

  “是呢,身边有这样的笨蛋。”草薙顿了顿,又补充道,“还是两个。”说罢拿起酒杯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先前立于两块墓碑前的修长身影,此时在酒吧暗淡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寂寞。

  “是朋友吧?”冲田注意到四周的墙壁上贴满了照片,看得出来是个温馨的团体。

  “嗯,认识很多年了。”


  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啊……冲田早上离开的真选组屯所里也有两个家伙,对于不知道哪天就会丧命的他们而言,惟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告别这世界的时刻一定是三个人一起面对的——留下其中任何谁独自生存,都很残忍。冲田不知道墓碑上那两位为什么会忍心这样做,也许有他所不明白的苦衷,但对方没讲的话,他也不打算问。

  “姐姐……生了很严重的病……”开口的时候,自己都诧异了一下,忽然对陌生人讲起这些,大概因为陌生而无所顾虑,或是对方身上那熟悉的声音和尼古丁味都让他感到莫名的亲切,“明明知道时日不多,却还是没有好好陪着她到最后一刻……对于这样的自己,总是无法原谅……”

  「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对不起……」听到关于原谅的话语,草薙耳边模糊响起十二月初的夜晚在生命尽头仍吃力说着抱歉的十束,心口蓦地收紧,他伸手拍了拍冲田的脑袋,毛茸茸得就好像十四岁的十束,那时候他们刚认识不久,却很快就形影不离玩到了一起,闹出很多败坏形象的蠢事,但那些时光无论何时总让他觉得温暖,不知是说给近在眼前的少年听还是说给远在天边的某人听,“离别的时候,道歉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

  冲田顺势趴在了桌上,草薙手掌的温度透过层层发丝传过来,有股属于大人的别样的温暖,小时候也有人这样揉着他的脑袋,结果都被拳脚相向,姐姐曾经说,他总是对身边的人调皮,却对那些和身边的人有相似之处的陌生人异常乖顺。

  

  草薙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发出,“那个笨蛋……比你大一点,很早就没了亲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到冲田的脑袋在这时动了一下,“不过他倒不在意,没心没肺的,后来和我们遇到了,每天玩在一起,做了很多蠢事。”

  “呵~不过青春总是愚蠢的嘛,还是很开心的。”再后来……讲到这里,草薙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再后来,因为超自然现象,我们身上发生变化,生活也偏移了原来的轨道。”

  变化?偏移?……冲田觉得自己有点醉了,迷糊中这两个词特别清晰,他想起近藤局长的话,就那么脱口而出,“走偏的路,拉正回来不就好了?”

  “什么?”草薙没太听清楚,只是少年反驳的语气太像手下那些热血的小弟。

  “有人和我说过,要是谁走偏了,就由同伴拉回来,这种朋友虽然不能轻易遇到,但你肯定也有吧?”那满满的照片墙……

  “嘛……也有作为朋友,都阻止不了的事情。”草薙想到这,有点失落,如果可能的话当然想去阻止,只是自己根本没有那个力量,谁快来阻止吧……曾经这样祈祷着,结果那家伙却更早一步离开了,“有那样任性的同伴,很让人头疼呢。”

  唔,在另外两人看来,好像自己才是那个任性的同伴,冲田心虚地沉默了。

  “你还小,大概以后才会明白,不过我希望你一辈子也没有这种机会。”

  草薙说的真心诚意,冲田却听得恼火,烦死了,大家都把他当小鬼看,今天就是因为无意中得知最近转海屋余党又活跃起来,谁都没和他提起,那个混蛋私下组织了人员悄悄处理,还是事后山崎说漏嘴,说什么怕他想起三年前的三叶而伤心。

  “擅作主张是很讨厌……”谁要欠他人情,冲田赌气地别过脸去。

  

  擅作主张麽?三人变为一人的这段时间,草薙很是矛盾,从来没有这样心力交瘁。做出今天的决定,他不知道那两个遥远的人会怎么想,有意见的话,就亲自到我面前来抗议。草薙不禁也任性了一回,这样想着。

  冲田察觉到搭在自己头上的手掌有瞬间的失稳,目光瞟向对面,看见草薙垂下脸来,另一只手在晃着酒杯,似乎沉思什么。

  「这样的朋友,在漫长的人生中也不是那么轻易能遇到的,我们已经很幸福了,一生中居然可以交到两个。」近藤的话又在冲田耳边浮现,他本来想说,既然是朋友,就没有大人小鬼之分,互相之间绝对平等,有什么想法不应独自承担。但是眼前这个人……让他对谁去讲呢?遇到了难能可贵的朋友,却在多年后的几天内,接连的、全部的、迅速失去。他忽然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自己的赌气在这时看来有些幸福得过分。

  

  空气仿佛凝固了下来,彼此都沉默着没出声,冲田犹豫了会儿,站起身来,绕到对面,把手搭在草薙肩膀上拍了拍,几秒后还是伸出臂膀,轻轻拥住了这个站起来比他高出许多的男人。

  坐着的草薙被揽进冲田怀里,仿佛大人和小鬼的身份相互调换。少年的动作有些生涩,草薙想,他大概从未怎么拥抱别人吧。

  不过这个别扭的拥抱,却向草薙切切实实传递出温暖,好像是溺水濒临窒息的人忽然抓住一根稻草,尽管丝毫起不了实际作用,仍能象征一束照向未来的希望之光。在此时此刻,草薙才意识到,那两个家伙离开后,他是多么需要一个怀抱。于熟人面前坚韧的外壳被陌生的怀抱悄然剥落,他接受了人与人之间在脆弱时寻找依偎的本能,纵然只是短暂的片刻。

  

  “那样的朋友,无论多少次走上分岔路,最后都会再汇聚吧。”

  “是啊,无论相隔多远,也能互通心意呢。”草薙看向窗外悬挂在天边对他一眨一眨闪着光的星星。

  

***

  

  离开的时候,天已经微微泛亮,冲田看了看照片墙,又看了看吧台丰富多样的储存,对草薙说道,“不知道别人怎么叫,不过我觉得danna这个称呼很合适你,比我认识的某个老板像样多了。”他转头对草薙展开一个不常见的温顺的笑容,“这里的酒很美味,有机会我会再来。”

  “随时欢迎。”草薙也回以微笑,目送少年离开,没有和他提起,今天上午刚刚让之前聚集在这里的小弟们一一回家了,被称为“吠舞罗”的组织彻底解散,这个酒吧的大门大概也是最后一次打开。

  不过,他应该不需要再来这里了吧。草薙这样想着。

  DANNA?好像感觉是挺不错。

  

———END———

  

番外1:喝醉后的夜晚

冲田嘟囔着:okasan,你那一身尼古丁味太烦人了

草薙捂住膝盖:⊙o⊙尼古丁妈妈桑中枪_(:з(∠)_

  

番外2:屯所日常

土方先生,知道你为什么惹人不爽吗?因为缺少新吧唧!

次日,真选组成员发现鬼之副长戴起了一副紫色的眼镜。

  

番外3:陌生的礼物

多年后,新崛起一家知名酒庄,老板身份神秘,所有报道均以danna代称。

真选组在每年某个并不特殊的下午,会固定收到大量来源不明的美酒。

只有冲田总悟注意到了角落的日期,记挂着那一生一次的偶遇。

评论
热度(3)
  1. 冲田总悟笑春风 转载了此文字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