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银魂][青葱]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看你一夜变胖

副长生日快乐,和一番队长吃好喝好睡好w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看你一夜变胖#


  好闷……冲田总悟觉得自己被一个宽厚又软腻的东西挤压着透不过气,莫非平时做太多缺德事鬼压床了?不不,炮轰土方那种狗粮控明明就喜闻乐见。他几次试图翻身无果,正欲拿起佩刀直接将那不明物碎尸万段,却在这时闻到一股熟悉的尼古丁混合着美乃滋的令人作呕的气味,虽然曾经有过连续十几天身边都是清新香甜的空气却感到了不适应,但他依然认为那股包围自己的气味还是下地狱比较好。

  始作俑者显然没有疏远的意思,原本只是手臂搁在冲田身上,这下连脑袋都凑近,显得那股气味更浓烈了——此时他正闭着眼,所以看不到冲田连睡觉时都摆出的耍人表情;此时冲田正睡着觉,所以没有各种见缝插针的谋杀闹剧——基于以上两点,这位尼古丁美乃滋混合味的拥有者土方十四郎,在此时此刻,觉得身边躺着的冲田总悟是一个还算得上可爱的少年,手感也很柔软,不知不觉就拉近了两人距离变成目前这种挤压的局面。

  但冲田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今天的重量显然比平时难以承担,而且胸前有两团怪怪的触感,这使他不得不再次伸手,试图推开压在身上的东西。因为睡眠被打扰的不爽而加大的手劲被因为还没彻底清醒的迷糊减轻了几分,落到目标物上已经没什么攻击力。土方抓住少年在胸前推搡的手,包裹进掌心,呢喃了声:“别闹,总悟。”

  有多少年了?从不动声色地用自己大一号的手掌按住了对他怒目挥拳的小鬼起,仿佛就此种下荆棘之果,即使小鬼长成了少年,仍旧喜欢在他身边搞些并不乖巧的小动作,多数时候他都由他任性,但只要他较真起来,总还是可以轻易驯服他,除了他不再称呼过于捣蛋的小鬼为“前辈”,好像那么长久的岁月丝毫没有改变什么。尤其是像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觉得身边的少年比白天要招人喜爱得多。

  冲田模模糊糊感到伸出去的手被包裹进一个略大的掌心里,从中传递而来的熟悉的温度令心也渐渐静下来,虽然周围还是被那股气味充斥着,但他却露出了些许满足的神态,再次进入安稳的深睡。

 

***

 

  “啊!啊——!!!老妈,有妖怪!”

  “你小子一大早吵什么!还有谁是你老妈?!”土方还在晨梦中就被旁边那个嚷嚷的声音震醒了,真是几年如一日让人不得安休,他吐了口气,慢悠悠睁开眼睛,才站起来却被眼前所见吓得又跌回床上也大声叫了出来,“啊啊搞什么鬼!你小子搞什么鬼?这副打扮是要去人妖酒吧啊那早就完结了吧啊!”

  “啊~嘞~~原来是4021号~”虽然刚才也就是最开始震惊了下,并没真的认为对方是妖怪,但听到那个人特定的烟酒嗓响起,冲田还是故意摆出一副失望的表情,“你来我房间干什么,果然半夜都想着求死吗?那我大发慈悲成全你好了。”

  “是你自己数羊还睡不着我才来的好吧!4021号又是什么啊混蛋?!”每天起床斗嘴仿佛是提神利器,面对面的两人都瞬间清醒了,看看对方再看看自己,才觉察到异常,“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安静片刻,门被山崎鲁莽地撞开,“副长——不好了——诶?冲田…队长?呜哇——旁边那什…么…”剩下妖怪两字被土方一脚踹到了墙上。

  这下,有点严重了啊。土方默念了句,照往常般淡定地点起一根烟,非常有大将风范地往外走去,直到看见集合的真选组成员时,心里终于有千万匹野兽狂奔而过,“光变成女人就够灾难了,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变成这样……”

  “别担心,十四,大家还是在一起啊。”一个妙龄女郎穿着近藤局长的衣服轻启朱唇温柔吐出安慰的话语,却只让他更恼火。

  “土方先生,安心啦,你那副鬼之模样烧成灰也认得出来。”从后面跟来的冲田不紧不慢地又往开裂的伤口上撒了把盐,他已经从山崎那里了解了大致情况,好像是一夜之间,真选组全员醒来都忽然变成了女人的身体,从现状来看,其他人也就是头发长了点胸前肉多了点,只有近藤和土方,一个仿佛做了整容手术摇身变成妩媚小姐,一个仿佛堆积了过剩脂肪几乎快把衣服撑破,他真后悔昨晚没顺手灭了那团不明物,也不至于今天被压得胸疼。

 

***

 

  “凹凸教?喂,山崎,你在说梦话吗?”

  经过几天调查,初步确定事发原因是凹凸教研制了能操纵人体荷尔蒙平衡的特效药,而这条街上的人正是感染了逆转荷尔蒙病毒才变成这副男人像女人而女人像男人的局面。真选组鬼之副长对此始终觉得不可置信,不过主要原因可能只是他内心深处仍在否决自己的逆转模样。

  “那么土方先生,一定是平时摄入太多卡路里累积爆发了吧。”冲田在旁分析道,看着土方碗里那堆成小山状的美乃滋,好心提醒“那种狗粮再吃下去,后果更不得了。”

  “哼。”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土方心里还是有点介意,啊,怎么说拖着这副肥胖笨重的躯体实在不方便行动。

  “也该是我们登场,保护这条街的时候了。”

  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在这种时候便会额外听候命令,惯性跟随副长土方十四郎左右侧,出击精准,身手敏捷,逆转形象后单边扎的马尾正在一跳一跳,时不时掠过土方面前,他忽然觉得有点碍眼,伸出手去抓住了冲田的马尾,想着是不是提刀直接咔嚓剪掉算了,这时冲田转过头来,带着一点困惑的表情,整个人看上去都柔和了许多,土方便愣了一下,手也自然松开了。

  “什么嘛,土方先生这么喜欢女人的东西,就拿副长位置来交换吧。”冲田甩了下马尾,不客气地拽上对方的辫子,又上下其手摸摸脸颊捏捏手臂拍拍胸膛,“女人可要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多下苦功。”

  “你说什么啊,总悟。这种碍事的胸部,能给别人的话,我才想赏出去呢。”

  “就现在这样,不会有人要的。”

  “混蛋。”这小子无论变成什么样,都那么让人不爽,土方咬牙切齿地想,晚上一定要你好看。

 

***

 

  “老妈,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干嘛老是睡前跑来。”虽然不习惯,但冲田显然比土方更乐意地接受了现实,暂时换个身体过几天新鲜生活好像也不错。

  “逞什么能啊,你哪一晚不是数羊睡不着,很影响隔壁休息好不好?”土方不理会他,径自拉开被子躺下,斜眼看冲田把扎着的马尾放下来,不屑地“嘁”了一声,“还喜欢上这个身体了啊,真恶心。”

  “我可不是土方先生这种逃避现实的胆小鬼,喂,过去点,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体积吗?”尽管嘴上少不了不满的嘟囔,多数最后还是会一起醒来,连土方的直属密探山崎退都知道大清早要找副长的话,先去队长房间比较高效率。

  “总悟,这种病毒本身应该不能在空气中存活太久,关键是怎么阻止那什么凹凸教,并取得让身体恢复原状的解药。”土方思忖着这次的奇特事件,没多少睡意,随口跟身边的人谈论想法。

  “那种事谁知道,土方先生要是怕回不去想减肥的话,我可以陪你喔。”

  “谁在说减肥的事啊?!”

  “不过这么软绵绵的X子,比平时那副鬼之模样可爱多了嘛。”冲田又开始对土方上下其手摸摸脸颊捏捏手臂拍拍胸膛,也许他自己也早就察觉到了心里是真的喜欢待在土方身边,却故意无视这种心情,并时不时用嘴毒加以掩饰,“这松软的肉简直就像猪排,烤过之后我会更喜欢。”

  “……”听到最后两个字,土方心里忽然软了一下,本意是想来教训这小子一顿的,这会儿却想不起足够的理由,最后只是伸出手臂环在了冲田的肩膀上,大概身边这个人,无论他变成什么样,还是一如既往的态度,嘴上说着讨厌的话,心里却是在意着这种讨厌的东西,那么多年的时光早已把易于岁月中变化的模样都铭刻在心,而留下亘古的牵绊指引以后的路。

  他轻轻叹了口气,凑近冲田耳边,悠悠吐出几个字,“你啊,坦率一点不好吗。”

 

***

  一段时间后,经过各种方式的反抗与战斗,凹凸教的计划被毁灭,这条街恢复了正常。终于,大家也都变回原样,阿妙甚至慷慨邀请众人去看“能够尽情大笑”的电影,虽然谁都没有留意剧情内容。冲田坐在座位上,目光越过近藤,看隔壁的土方丝毫未变地往碗里浇满夸张的美乃滋,似乎一点也没吸取卡路里爆发的惨痛教训。

  算了,反正这个令人不爽的家伙总是做一些自己不理解的举动,但是,就继续保持这样好了。只要他还在身边,那些被他抢走的重要的东西,就从未远离。

 

  背景音乐在深情唱着,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屏幕上的人却在用尽全力破坏气氛,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看你一个人变胖!

  “哈哈哈哈哈”

 

———END———

评论
热度(10)
  1. 冲田总悟笑春风 转载了此文字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