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烟番外《世外相遇亦是久别重逢》

番外:世外相遇亦是久别重逢


很多年以后,已经没什么人记得曾有过一个被称为吠舞罗的组织,就算是当初的成员,也先后有了自己的生活重心。

当时解散吠舞罗的草薙出云,应是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的,并且对此感到欣慰。

 

草薙的人生以18岁和26岁为两个重要分界点,18岁的时候,因为周防的关系和一个叫十束多多良的初中生相遇了,然后在26岁的时候失去了这个人,从此再也没有过过生日,因为那个日期总在提醒着某件事情。他也挽留不了同伴赤王周防尊的自我燃烧,独自接受注定孤单的余生。

8年的时间,在他目前接近50岁的年纪来看,其实不算多么长,却影响了之后的全部人生。

 

一个人度过的岁月已经快比那家伙的生命都要长了。

在没有十束的二十多年里,草薙走过许多地方,带着十束留下的摄像机,记录从他的角度所看到的景象,甚至在后来玩过几次吉他自弹自唱,养起了盆栽,仿佛提前过上老年人的生活。

 

偶有新结识的人得知他各种爱好后一定是张嘴瞪眼惊讶状,感慨着他会非常长寿。

他总是轻笑不语,生命长短和爱好健康与否根本没有关系。又在心里悄悄骂了句,那个笨蛋。

 

其实,长寿对他并无吸引力。

他只是不会轻视生命,只要早上还能睁开眼睛看见太阳升起,就会认真度过新的一天,因为他要帮两个擅自离开的同伴看更多的世界,尤其是那个兴趣多得离谱的家伙。他想,下次见到的时候,可以和他说说很多他没来得及看的新事物,他一定很好奇。

如果有一天睡过去就不再醒来了,他也毫不恐惧,甚至隐约期待着生命的尽头那场分别太久的重逢。

 

抱着这样想法的草薙,有比以前更沉淀的心态。

当他感觉到这条路似乎也走得差不多了,则安然躺在床上静候那个时刻来临。

 

最后他还是找出了那张当时从衣柜角落翻到的信笺,上面是十束的笔迹,没有多余的话,只有寥寥两行:

想去世界各处尝试不同的新事物^^

p.s.今天收获是草薙哥的烟和人?感觉意外不错~

 

也许是从他什么衣服口袋不小心掉出来,也许是他别有深意故意藏放,草薙没有去深想。

既然想去世界各处,那就去看看吧。只是抱着这样的心思,对手上的摄像机自言自语。

 

过往的记忆一幕幕跳出来,又在脑海中逐渐模糊。

 

接着他听见了久违的声音,“草薙哥,等到你了。”

?!十束?

然后看见那个人,像从前一样站在那里,伸手就能触摸到的笑容。

 

不是做梦啊……我这是也到这个世界来了吗?心里的疑问很快就被喜悦代替,草薙往前迈开脚步。他的模样永远停留在了那年,但自己已经长出皱纹冒出白发,他还认得我吗?

 

“草薙哥,你还是整洁得令人恼火呢。”

“诶?”明明是一副遭嫌弃的老头子模样了吧……

“在我看来,草薙哥还是以前的样子哦。因为我在那个世界的记忆,和你对我的记忆,都终结于那一刻了嘛,所以我看到的你和你看到的我是一个时间点的。”

 

十束伸出双手,迎接了草薙的拥抱。

没有好好说过告别的话,一定会在某个时刻重逢的。

 

草薙觉得眼睛有点湿润,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抱过这个身体,怀里散发着曾和他相融一体的熟悉的气息,这令他几欲流出泪来。

真奇怪,明明那个最不愿意回想的夜晚也未哭泣,怎么现在反而脆弱了。

 

他忘了,那个叫草薙出云的吠舞罗二当家,只有在十束多多良面前,才会卸下坚固沉稳的外衣,偶尔也露出消沉柔软的一面。

 

十束轻轻吻上他的眼睑,温柔的感觉包围了他的全身。

然后是脸颊,然后是鼻尖,然后是嘴角,然后是双唇。

 

草薙那埋藏了这么多年的悲伤被平静地安抚下来,他双手捧上十束的脸,拇指摩挲着在无数个夜晚中疯狂想念的肌肤。

他们就这样相互注视了好一会儿,然后草薙用额头抵住十束的额头,爱抚他散落在耳边的发丝,一个字一个字地发出清晰的命令:“在这个世界,再·也·不·许·你擅自离开了。”

 

“没事的,再也不会了。”十束笑着回应他。

 

好像是寻找多年的东西终于出现在眼前,草薙觉得心口被撕掉的那一块又奇迹般地长了出来。

他们相拥在一起,贪婪地亲吻着彼此,汲取对方口中每一寸呼吸,恨不得将身体紧紧贴合,就像回到最初的夜晚,生命中的缺憾都被填补,再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

 

连周围流动的空气,也在诉说这场久别重逢的圆满。

 

———番外完———

评论
热度(6)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