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烟 chapter6

草薙和十束并没有因此产生异样,对他们而言,踏入最初那扇门,之后就像是每天刷牙洗脸吃饭喝水一样到了某个时间点便会自然进行的流程。十束一如既往无视草薙爱酒如命而经常闹点小把戏,草薙也如以前一样会嫌麻烦绝不迁就十束的新兴趣。

 

所以就算缺少游戏对手,十束也只能从酒吧里寻找别的目标——在和八田玩了两天将棋,最后对方依然没记住规则,他终于放弃了这个仅次于安娜的十束粉丝NO2——把目光转向他认为比较聪明的伏见,虽然这个对象一脸焦躁明显表现着抗拒,但他毫不介意这种无关大局的细节。

 

“呀,猴子,你这样走是不行的,我就是这么输的。”尽管不熟悉规则,在旁观战的八田还是急性子地嚷嚷着。

对比之下,伏见确实是更合适的对手,显然早有招数地无视警告随口应了声“啰嗦”。

“你们俩感情还真好啊~”十束微笑着打趣,不出意外马上听见八田的抗议,“才…才没有的事,我只是想看十束哥至少输一次也好!说起来十束哥这两天心情格外好呢!”

“我有哪天心情不好吗?”

“话是没错,但总觉得和平时不太一样啊。”

 “是吗……”连直率的行动派都感受到了,看来是有点明显啊。十束佯装沉思,顿了下,“大概是实现了想做的事情吧。”

“诶诶,是这么令人高兴的事吗?”

“这个嘛~有些事你在做之前只是感到非常好奇,而试过之后才知道多圆满呢。”说罢十束意味深长地加了句,“是吧?伏见君。”

“干嘛……看我……啧”

——啊啊,他又焦躁起来了。真是太好玩了^^

 

此时在吧台后的草薙实在看不过去,出言制止,“咳,十束,少在那里瞎说。”

 

***

 

“草薙哥也会不好意思吗?”

“我只是不希望你带坏小孩子。”

“这样的话,已经太晚了啊。”

 

夜色中的HOMRA酒吧仍是留着最后的两个人,像往常一样说些白天发生的事情,草薙没在收拾酒具,而是帮忙整理十束的东西,虽然十束在HOMRA的房间早就越来越纯摆设,但像这样打算完全撤离,还是让成员们稍微感到奇怪,但也没多问什么,被告知不需要帮忙后就各自散了。

吠舞罗那三个人早在很久以前就缔结起深厚的情谊,这点他们最清楚了。

 

草薙愈是整理到后面,愈是哭笑不得,这么多幼稚的小玩意真的要摆入自己那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吗?

十束当然知道他为什么皱眉,却完全没有丢弃那些东西的意思,“草薙哥你现在的表情大概可以去当幼儿园老师。”

“我不认为这里和幼儿园有什么本质区别。”

“一群不省心的小弟和一个不省心的老大,是挺像呢。”

“不,你误会了。”草薙推了推眼镜,转过脸来看着十束,深沉严肃地控诉他,“我是在说眼前这个最擅长照顾小孩、却比小孩更难弄的家伙。”

“啊咧……”十束看看草薙手里那箱小玩意确实和他不太搭调,这种时候要说点什么来抚慰一下呢,于是摆了个自认为充满歉意其实有点欠揍的笑容,“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嘛。”

“哎,不可能有办法的吧……托你这家伙的福,店里的陈设已经变得很奇怪了,这下连家里也逃不过……”草薙叹着气,不过一会儿又用手戳了戳十束的鼻尖,“算了,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地笑着也好。”

一直都是这样,无论遇到什么事,十束惯性说着“总有办法”的大话,但最后草薙也真的会让事情变得有办法。

 

十束摸着鼻尖,觉得周围的空气忽然温柔了下来,他伸手接过草薙整理好的箱子,有意无意说着,“本来就是,如果以后我不在,你还可以从这里找到许多我的痕迹呢。”

评论
热度(4)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