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烟 chapter5

草薙站在花洒下,水温有点高,浴室很快被腾腾热气弥漫,他从墙上的镜子里隐约可见自己被化了个恶趣味的大浓妆。伸手接水擦洗胭脂和唇彩,又想起那晚十束拿掉他的烟,凑近身吻上来……不由调低水温,仰头让水流顺着脸颊冲洗,稍微冷静了点。

这时外面响起十束的声音,“草薙哥,我进来咯?”边说着边轻推开推拉门,这对他们而言并不陌生,以前在夏天满身汗透的时候因为等不及也没少一起冲过澡,何况今天事出有因,“刚才衣服被抹了不少蛋糕,不知道坐哪里好呢。”

草薙背对着他,“不要紧,反正我也快好了。”

 

十束看到草薙右边肩胛骨露出来的吠舞罗印记,像是连锁反应般用目光扫向了镜子里自己的左肩,往前两步抚上草薙的背,用手指细细描摹着那个和自己身上一样的印记。

感受到十束动作的草薙转过身来,有水滴从他发间落下来,没有镜片的隔离使他的眼睛看上去比平时要深邃些,他就这样凝视着十束,他知道他身上有和自己一样的印记,有时候人和人的相遇就像有命运指引一样。

 

然后俯下身来,像他上次那样,深深吻了上去。他不只是在与对手交涉谈判时巧舌巧语,此时更有灵巧的舌头回应着草薙,舌尖滑过草薙的颗颗牙齿,仿佛在认真地细数。平时理性沉稳的草薙,唯独很享受十束的小把戏。直到呼吸有点接不上,他们才松开彼此。

这个专注而绵长的吻似乎来得太晚太晚,又是那样自然而然。

 

“这种事,真的只对我感兴趣?”草薙也伸手抚上十束左肩胛骨的吠舞罗印记。

“草薙哥,你又大一岁了哦。”十束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用手掌贴着他的脸,擦去从草薙脸上滑落的水珠,掌心带着温柔的温度,“我们认识的时间又长了一年。”

“所以?”

“所以,我们要试试成年人的事情吗?”十束的手从草薙脸上慢慢向下移,扫过上半身的每一寸,最后来到那个令人羞于启齿的地方。

草薙虽然有所察觉,但还是惊了一下,身体也下意识地做出了阻挡的反应,按住十束的手,“等……唔……”被按住手的十束,又不知死活地吻上草薙的锁骨。

看着十束长大的草薙有点讶异于他从哪里学来的挑逗本领,但马上就掌握了主动权,将十束拉进花洒下,再次吻上他的唇,一手插进十束的发里,一手伸向了他背部,轻抚着顺次向下,褪去十束还没来得及解开的牛仔裤,忽然捏住大腿用力抓了一把,十束觉得好像有电流一瞬而过而稍微有些颤栗,紧了紧抓住草薙的手臂。

 

两人的体温在热水喷洒下明显升高,十束喘着气说,“很多事都是草剃哥教我学习的,不如再多教我一点吧。”念完初中后,十束曾经因为家里没钱不打算考高中,就是草薙邀请他到酒吧,教会他各种本领,虽然最后难免演变成草薙满脸黑线阻止他乱发明的技巧“啊啊你这么摇酒会不好喝的!”——从以前开始,十束就总有办法轻易挑拨草薙的忍耐力。

听到十束的话,仿佛听到理性之弦嘣地断了,草薙随手抓了条毛巾,草草擦干湿漉漉的身体,从浴室转战卧室。

 

***

 

纵情过后,刚潦草擦干的头发又被汗水沾湿,但他们似乎暂时都没有力气也没有想法再去浴室。十束随意裹了件外套面向草薙侧卧着,仔细端详此时半靠在床背上的草薙的侧脸,他从十四岁开始,就经常出于各种原因跟这个男人同处一个被窝,然而像刚才那样亲密地融为一体还是第一次,心里隐约生出种圆满感,不禁感慨,“草薙哥果然技术很好啊。”

正掏出一根烟准备点着的草薙偏头看了看身边的人,毫不客气地回击,“本就是「巧妙型」的你没资格揶揄我。”

 

十束轻笑着坐起来挨近草薙,这次对方没有阻止他伸向嘴边拿烟的手,他学着平时草薙和周防的样子,叼着烟才吸了一口就被呛住,“咳……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草薙伸手揽上他的肩,另一只手握着他拿烟的手凑近自己嘴边,轻吸了口,然后对准十束的嘴唇送出缕缕烟雾,满意地看着十束忍不住咳嗽,十次里有那么一两次会轮到他恶作剧取笑十束,“光摆姿势有什么用。”

 

十束把烟还给他,“草薙哥偶尔也会变坏嘛~”

“拜你所赐。”草薙调了调手臂的位置,好让两人的姿势更舒服,他其实有在烟雾里思考些什么的习惯。虽然早在十几岁就曾赤裸相对过,但做这种事本应该有点别扭才对……不过因为对象是十束,倒好像顺理成章。他们因为周防尊而认识,却彼此分享着无法跟周防共享的事情。从那次十束被几个看周防不顺眼的家伙打伤了腿以致住院起,他就因为不希望周防动怒常常顾左右而言不由衷,然而只有草薙和十束两个人的时候,内心的想法便会被悄悄吐露出来。

 

手上空下来的十束又开始把玩草薙的眼镜,想起安娜那句“在那个人身边,你活不长。”这大概是他唯一没有与草薙分享的秘密了。事实上,十束并不介意生命长短,在遇到周防以前,他根本就不知道何谓“执着”;而三岁时被亲生父母遗弃在公园、与离婚嗜赌的养父度过了绝对算不上美好的童年,这些经历也令他不太在乎自己对于别人的意义,没有“会有人因谁离去而伤心”这种概念。

他想,虽然King目前对安娜似乎感到棘手,但那两个人的世界是可以共通的,这也算是他当初希望安娜加入吠舞罗(或者说待在周防身边)的小小私心,在他离去后依然会有能够安抚赤王的力量;而吠舞罗依然会在理性之剑——草薙出云的管理下,井然有序。

 

想到草薙,他不由抬头,看着这人口中吐出的烟雾,脑中冒出类似“以后这样陪着草薙哥过生日不知道还有几次呢……”的感慨,或许有一天自己的离开会让草薙有那么一点点不习惯吧,当时的他还未明确意识到这藏在心底的黯然情绪叫作遗憾。随着吠舞罗的诞生、越来越多的少年加入,最初相遇时显得年长的草薙不知不觉和他站在了同一行列,会在单独相处时说些只给彼此知道的话……这点点滴滴共处的时光让十束的生命中多了一种名为温暖的含义,十束拢起外套往身后的臂膀靠去,没头没尾地说了句,“草薙哥,有你在真好。”

但草薙只是默契地收紧拥住他的手,“这句话,是我想对你说的。”

 

然后,草薙听到从怀里传出轻轻的哼唱声:

万千交错的路上,我们相遇相识/曾经欢笑打闹、追逐嬉戏的那些日子/跨越障碍,相互扶持/坚定地看向未来,不论风雨阴晴/只要一起面对,无尽勇气就会满溢于心/赤红色夕阳下的誓言,融入深深月色/从前缔结的深厚羁绊,愿它永远持续……

评论(4)
热度(6)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