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烟 chapter4

直到生日那天,草薙才真正知道胭脂、唇膏之类的到底是为什么会存在,十束这家伙根本就是早有预谋!前面唱K,宴餐,切蛋糕一切正常,因为是十束特意学了几天亲手做的蛋糕,所以草薙已经特别宽容地忽略其中奇怪的味道。但进行到后面的扑克牌游戏,哪里开始不对劲了。首先是草薙运气极其的差,总是一手烂牌,好在他有强大的技术补救,但有时候就算抽到好牌,也会最后一轮败在安娜手里(具有预知能力的少女在这方面向来毫不手软,只是今天有意识地特别针对草薙出云)。而十束准备了许多小卡片,背面写上各种动物名称,提议谁输了,要由别人抽一张卡片,闭着眼睛在输者脸上画卡片对应的动物。几轮下来,草薙脸上就爬着不少歪歪扭扭的小动物,罪魁祸首十束却毫无收手的意思,笑得快没力气了还不忘拿摄像机拍下这些滑稽的画面。

“适可而止啊。”草薙扶额。

“好好,不画小动物了。正戏才要开始呢!”十束忍着笑放下摄像机,像展示什么珍贵宝物般拿出上次采购的胭脂、唇膏之类,“接下来我们换一种玩法,再输了的人要化妆成美丽的女性!”

“哈?”

“啧。”

“十束哥,你还真敢想啊。”

……

在场的人七嘴八舌纷纷吐槽,但又都按捺不住好奇心,想看看是哪个倒霉鬼最先中招。

 

“我又是一手好牌哦。”十束满脸掩饰不住的得意。

“十束哥在游戏里真是强得不像话。”说这话的是有点羡慕的八田。

“光在游戏里事事顺利的人生有什么用啊。”伏见不屑地吐槽。

“在游戏里都不顺利的话,至少接下来会很惨呢~”十束笑嘻嘻地转头面向草薙,大家也齐齐看过去,只见他几乎自暴自弃地把牌丢到桌子上,摊开双手耸耸肩,“今天中邪了。”

“那我不客气了,草薙哥。”十束话没说完身体早行动了,对着草薙脸颊两边抹上两团可笑的胭脂,顺便把唇膏递给安娜,“这个交给小安娜咯。”

“可以吗,出云?”虽然是非常期待,但安娜还是询问了草薙的意见。

“只要安娜喜欢,愿赌服输嘛。”草薙做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他不知道就是十束多多良私底下悄悄和安娜灌输“扑克游戏让草薙哥输就有一种新奇的红色可以玩哦”的念头,安娜才在今天对他特别不手软。

越到后面,十束甚至拿出了一些女式服装,草薙想起他带安娜去买衣服的时候曾经神神秘秘地拎回来一个袋子,真是“一世英名今宵不保”了……最后总算还有其他几个人也没逃过惩罚,想到十束的摄像机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狼狈样,草薙终于找回点心理安慰。

 

不知不觉闹到半夜,安娜最先出现倦意,然后周防带着她一起上楼了,成员们也先后散去。只有十束没有要走的意思(虽然他本来就可以睡在这里),当然,草薙也不会轻易放他离开。“我看今天,你也住到我那里去算了。”一般草薙是不会这么直接地开口邀请,而且还是在目前这种前情铺垫下,再缺心眼也能听出其中的不安好心、有仇不报非君子、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等等等。

十束却爽快地接受了,“好啊,其实我正有此意。”

 

刚进门,草薙一把将十束按在墙上,因为喝了点酒,显得声音比平时沙哑些,“你今天玩得很开心啊。”

“因为草薙哥穿什么都合适得令人生气,就想看看变成美丽的女性是不是也一样。”十束伸手沿着草薙的嘴唇勾划,手指沾染上恶作剧后未擦去的唇彩颜色,“红红的,安娜一定觉得很漂亮。”

草薙抓住十束游走的手指,轻咬了下,“说吧,要我怎么报复?”

“至少……先把脸洗了。”

评论(1)
热度(4)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