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春风

我高兴就好。
如果你也高兴,那更好。

[K][出多出] 烟 chapter3

十束起来时,草薙已经在洗漱了,还很体贴地找出他第二天要穿的衣服放到床旁边。十束伸了个懒腰,也跑去盥洗室跟草薙凑在一起,从老位置拿起牙刷,老习惯地让草薙帮他挤上牙膏,刷得满嘴泡沫时对镜子里的草薙挤眉弄眼,“说起来,草薙哥怎么知道我今天要穿什么?”

“你从14岁开始的衣食住行就由我照管了。”

“对哦~真是辛苦草薙哥诶~”

“只要你少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我就别无所求了。”

“挖掘新事物,是人生的乐趣嘛。”十束又是一副笑嘻嘻的语气。

 

过几天就是草薙出云的生日了,十束这几天总是毫不客气地盯着他看,虽然昨晚是说好奇烟的味道,但草薙总觉得他还在另外策划着什么大事件。想起去年尊生日时被各种“只有你猜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招数捉弄,草薙宁愿跳过这个重要的日子。

十束多多良的脑子里,最不缺的就是奇招。

 

“怎么了,草薙哥?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十束洗完脸,正好看到若有所思的草薙。

“不,没什么。”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在意,只会让他更起劲,所以绝对要装作无所谓,“好了,你快换衣服,等下还要去叫尊呢。”

“是是,King真是小孩子。”

你也没好多少吧……草薙在心里默默接了句。

 

十束换上草薙给他拿的茶色外套和白色裤子,非常轻便休闲的风格,正合他意;草薙自己则披了件长款的黑色风衣,蓝白条纹的围巾随意搭在脖子上,令他本就修长的身形看上去更长了,“草薙哥不管穿什么,都合适得叫人恼火啊。”“又说傻话。”他们这样互相调侃着出门,到HOMRA的时候,难得周防已经从二楼下来了,慵懒地坐在沙发上,仰靠着靠背仿佛正想些什么,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慢慢将视线转过去,随之响起周防特有的低沉声音,“今天也是一起来啊。”

“因为草薙哥的公寓比这里豪华多了,King偶尔也换个地方啦。”

周防轻哼了一声表示不屑,他对居住环境根本不感兴趣,楼上的房间里只不过摆了张捡来的破沙发和床,曾经因为和HOMRA格格不入而差点被草薙扔掉,但最终还是这么维持着原样留了下来,因为周防说,比起整洁舒适的房间,大概还是破床能让他更随意点。

 

十束笑着坐到了周防旁边空着的位置上,而草薙则去准备起了早餐。

“King,昨天睡得好吗?”

“啊。”

“安娜还是要跟King一起才能睡着吗?”

周防有点厌烦地咂了咂舌,无奈回应。虽然距离把安娜从(超能力者研究)“设施”带出来已经有段时间了,但周防对这个沉默又有点奇怪的小女孩仍是感到棘手,比如草薙明明布置了更适合她的温馨的居所,她却总跑到周防那个不像有人住的破地方,一言不发地躺在旁边,有时候会说一句“真漂亮”。今天也是这样,周防看着她,继而回顾了成为赤王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觉得有些心烦,才早早下楼来。

十束见周防皱着眉头,心里了然,起身往二楼走去。

 

没多久,十束带着安娜下来,草薙已经准备好了吃的东西。三个人像往常一样愉快地开动了,只有周防随便吃几口就当完事。收拾餐盘的时候,八田和镰本吵吵闹闹地进门来,后面跟着一脸嫌弃的伏见。

差点被撞到的草薙严厉喝止了就快发展到动手的八田和镰本:“我说你们!一大早就这么有精力,不如帮我去洗碗如何?”

“抱歉抱歉,草薙先生,大概因为最近都没任务有点闲不住。”八田赶紧举手请求饶恕。

“轻松一下不挺好吗?而且草薙哥的生日就快到了,我在想办个什么主题的party好呢。”一旁的十束接过话题,托腮作思考状,“正好今天要帮安娜买新衣服,不如顺便把可能用到的材料先准备起来。”

“诶?!真的吗?”八田瞬间兴奋了起来,手肘捅了捅身边的伏见,“那太令人期待了!”

“啧。”

“小猴子…不,伏见君也一起来吧。”并不是没注意到伏见嫌烦的语气,但十束还是笑着发出了邀请,尽管是温和无害地讲出来的话也带了点不由分说的味道,这点令伏见觉得自己并不喜欢十束。

 

听见十束提议的草薙只好默哀,该来的总会到来,是惊是喜都躲不过。

 

***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门,伏见虽然不乐意,但因为情绪过分高涨的八田和十束的邀请,还是跟在了大家身后,拉开几步的距离。镰本和安娜已经相处得很好,边走边张开双手玩着踩影子的游戏,十束时不时去搭把手,随时注意维持安娜的平衡。草薙和八田在旁笑看着他们,周防仍是面无表情,但眼神却比平时温和了几分。

八田今天戴了一顶新帽子,随着他走路的频率,帽子上有个装饰也跟着一上一下飘动,令人感到格外轻快。从那个设施中心回来,他或多或少对安娜的事情有些在意,但因为“女性恐惧症”,即使看到镰本和安娜玩得那么高兴的样子,始终还是没有加进去。甚至当十束牵着安娜走进路边一家女性服装店时,他都停在门口迟疑了几秒,让落后几步晚到的伏见嗤之以鼻。

 

十束带安娜在童装区转了一圈,挑中几件红色的裙子,交给旁边的草薙,让“穿什么都合适”的吠舞罗二当家帮安娜参谋下,选两件试试效果,自己则神神秘秘地往另一边走去。安娜因看到红色而目露期待,好奇地拿起其中一件仔仔细细注视起来,草薙便也蹲下身来,和她一起“研究”着裙子上不同的剪裁和配饰。

回来的十束手上多拎了个袋子,这边安娜也在草薙的协助下挑出了心仪的衣服,还是那种哥特式连衣裙,上面有红色的花点缀,系上丝带有种轻飘飘的感觉,尤其适合安娜。

草薙瞄了眼十束的手拎袋,随口问道,“你买了什么?”

“暂时保密哦。”

 

“还没好吗?我在这里镇定不下来啊,真是的。”八田在门外轻声抱怨道,终于向一同等在外面的伏见投去请求信号,“猴子……你进去看看?”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嘴上这么说着,但伏见还是转身向店里走去,才迈出两步就看到十束他们拎着袋子往外来了。八田比他更快地窜到十束身边,“十束哥,买完了吗?快去置办草薙先生的party材料吧!”

“八田还真是期待呢,我们去买红红的樱桃蛋糕哦,安娜。”

“喂,那种东西这么早买了会坏的吧!”草薙忍不住提醒。

“没事没事,买了就吃嘛,草薙哥生日我会再做一个,我正在学做东西哦。”

饶了……我…吧……以上是草薙出云沉默在心底的哀嚎。

 

最终在以十束为主、八田为辅、安娜看热闹以及镰本专职劳力的小分队下,采购了渲染氛围的彩带和气球、安娜选中的樱桃蛋糕和镰本挑的一大堆零食、十束特别点名要制作蛋糕的原材料和其它不明用途的扑克牌、卡片、蜡笔甚至胭脂、唇膏等奇怪物品(十束解释是安娜觉得颜色漂亮)。

评论
热度(5)

© 笑春风 | Powered by LOFTER